将军县·烈士县·模范县

中国乡愁之打谷机

来源:internet 点击: 加入时间:2020-07-19  [字体: ]

又到暑假,让我想起了故乡曾经的“双枪季节”,以及那古老的打谷机。

生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南方农村孩子,对于打谷机一点也不陌生。

稻米是中国人特别是南方人最主要的粮食。南方的水稻一般是一年两季,每当到了收获时节,金黄色的稻穗沉甸甸的压弯了稻杆,农民们全部出动用镰刀将稻子割倒成小捆,然后用脚踩式的打谷机给稻谷集中脱粒。

在我的记忆里,村里人最早用的“打谷机”非常简陋,就是一个四方形的敞木桶,俗称“谷桶”,大人们握着一把稻禾使劲往“谷桶”内击打,非常辛苦,而且耗力气,力气小的女人和小孩根本奈不何。

后来,有了带踏板、齿轮、轴承和滚心的半机械半人工的“打谷机”。

由于那时农村经济条件不怎么好,往往是几户人家共用一台。这种“打谷机”相比以前来说省力、速度快,打稻谷时只须用脚用力踩动踏板,手抓稻禾塞进快速滚动的打谷机中打落谷粒就可以了,稻粒也脱得比较干净。

由于“打谷机”是农村“双抢”时节收割稻谷的主要机器,因此,每家都需要用。如果缺了打谷机,那就好比吃饭没了碗,所以各家各户都会咬牙也要买一台打谷机。

过去水稻产量不高,需要种两季才能维持生活,收完稻子接着又要种下一季,所谓的“双抢”,即抢收抢种之意。

当“双抢”到了,各家各户会把打谷机抬出来,检查一下齿轮、轮毂等部位,给齿轮打上一点机油,然后用脚噔一阵子看机器是否灵活。

在水稻脱粒时,人们用双脚用力踩动木踏板,飞轮带动轮毂飞速转动,随着发出“呜呜”的声音,在轮毂上纵横排列着许多粗铁丝弯成的弧形“牙齿”。

飞速旋转的“牙齿”携带着强大的力量将谷穗上的谷粒打落,落到到前方的谷箱中,之后晒干稻谷再通过碾米机将稻壳与稻米分离就成了可以食用的大米了。

双抢时节,七八岁的农村孩子也要下田,当然踩不动打谷机,只能帮着做些简单的农活,如割稻谷、帮着扯编织袋口装谷子,推板车之类的。

最开心的时候莫过于打稻谷间隙,小孩们可以抓青蛙,在新鲜的稻草上打滚,或者把稻田里散落的谷粒用火烧成爆米花,也可以把我们最恨的“打屁虫”放到打谷机上的齿轮上让它受死。

有时帮着挑稻草,竹扁担上一边一个,横挑着踉踉跄跄地走在田埂上。

那时我还在附近的村小学就读,每到农忙时,学校会给我们一个星期的农忙假,帮助家里干活。我的家田少人多,每年到了春节后的三四月,粮食就开始紧张,经常不够吃。

于是我们就盼着早日天晴,育秧,插秧。尽管一家人辛勤劳作,每天都泡在田地里,可是粮食危机始终困扰着我们一家。

谷未黄就盼着打谷机早日响起,盼着新米快点出来,我们干瘪的肚皮就可以鼓起来,勒紧的裤腰带就可以放松些了。

记忆中,我十岁就开始接触打谷机了。

记得第一次踩打谷机时,脚颤颤抖抖地踩着传动踏板上,双手小心翼翼地抓住稻禾往打谷机内塞,生怕一不小心没抓稳把手卷进打谷机里面,担心稻禾没有拿稳,会直接给卷进去。

往往坚持不到五分钟,我的脚就开始酸痛无力,一下子没站稳就跌倒在稻田里了。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我的双脚也配合得越来越好,用力踩,顺势抬,一边踩一边双手翻动稻禾。

于是,我在打谷机上忙活的时间越来越长了。看着稻禾在打谷机中翻滚,稻穗一粒粒地脱落跌入谷桶中,一种成就感就油然而生。

每年的“双抢”中,十多亩田的稻谷,我们都要忙上二十来多天。每次经过“双抢”的锤炼,我的体力进步不少,意志力也坚强了,脚也比以前更有力。

12岁那年由于家贫,读了小学五年级的我就失学了,我成了家中的主要劳力。

双抢时节,常是天一亮就出发到地里割禾,割后的稻禾经烈日晒个半天,上打谷机时,稻谷就更容易脱粒。常常忙到天黑时分,此时肚子早已经饿得不行了,除了挑稻谷还要抬打谷机。

打谷机有100多斤重。最初是妈妈抬前面,我抬后面;后来是我和弟弟抬。打谷机压在稚嫩的肩膀上痛得我呲牙咧嘴的。

有时,收完稻谷天已黑,抬打谷机只能摸黑走,还要过一条沟,走在窄窄的田埂上,一不小心就会掉到沟里或田里。

有一次,抬打谷机走路时被路边的篱笆挂住了,怎么使力都过不去,摇来晃去才挣脱篱笆,另一边是却是深沟,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

尽管年少时的我,生活的艰难困苦常如影随形,驱之不去,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但一家人始终满怀生活的信心。

家里人口多,还承包了村小学的好几亩田。我们坚信,只要有稻米,我们就饿不死。

十几岁的我,站在打谷机上,一起一伏,一紧一松,伴着齿轮的声音,正悄然翻开生活的新篇章,一脚一脚踩出的是改变命运的决心,踏出的是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

慢慢地,我们一家从借米下锅到年年有余,还可以不时接济一些穷一点的亲戚。尽管生活艰难,繁重的农活并没有影响我的学习,到初三毕业时,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师范,走出了乡村。

远望乡村,一望无垠,稻浪滚滚,遍地的金黄。

打谷机响起,如同丰收的序曲,此起彼伏,不时伴着喊风声,农民一脚一脚踩出的是丰收的希望。

进入丰收时节,特别是给借米下锅很久的农民带来的除了艰辛,更多的是喜悦。

跟着新米上桌的是辣椒、茄子、黄豆、南瓜、丝瓜、豆角等各种蔬菜,勒紧的裤腰带松了又松,米酒喝了一碗又一碗。

随着时代的进步,老式的脚踩打谷机已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取而代之的是收割机,一天可以收割数十上百亩。

有时偶尔回家,会在老家的一角看到已经破烂不堪的老式打谷机,孤零零的,齿轮已经生锈,只有那与谷粒碰撞的齿轮还闪着光,仿佛在诉说着它曾经有过的辉煌。

如今,我早已从乡村进入城市,在他乡垦耕着属于自己的未来。

属于打谷机的“双抢”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但童年那段与打谷机的“双抢”往事却一直复活在我的记忆里。

农民们那种勤劳兴家的精神,那种改变生活的坚定信念,那种坚韧顽强的奋斗基因,早已融入在我的血液里。

那悦耳的打谷机声如一首没有歌词的歌常在我的耳边响起提醒我:让我更加珍惜现在的生活,不忘初心,不断付出,用辛勤的汗水去耕耘,用真诚与善良去回报社会和家乡。

(曾凡忠)

相关信息:

更多类别

相关内容

兴国情缘
在线交流40905509  电话:15970899111 邮箱:40905509@qq.com 微信公众号:xgjjw123
声明: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若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即刻删除。本网会员的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你投资理财的依据。
粤ICP备05001533号
投稿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