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县·烈士县·模范县

老屋,是我们生命中的那个难舍却又狠心舍下了的辜负

来源:internet 点击: 加入时间:2020-08-21  [字体: ]

文:适者

图:来源网络

与老屋十余年不见,老屋果然老矣。

青瓦屋顶透风漏雨,满壁土墙斑驳开裂。房前院落,杂草丛生,青竹横行。儿时玩耍的乐园早已荒草萋萋,看上去除了苍凉、还是苍凉。

其实老屋老得不算寂寞,因为陪着它一同老去的还有邻家的老屋邻家的院,以及老屋旁那弯曾经生趣盎然的浅浅的水田,和那条杂草丛生的小径。而我最不能忘的是那条小径,虽然而今看上去是满眼的冷寂悲凉与落寞沧桑。可遥想多年前的无数个晨昏,在这条小径上,我们每天踩一径朝晖而出,裹一袭残阳而归。小径上的块块青泥被踏平复踏平,小径两旁春有草长莺啼,夏有花木扶疏,秋有麦浪滚滚,冬有素雅残枝。那时的我还年幼,只是一个背着书包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那时的时光也极仁慈,没把父亲的脊背压弯,没在母亲的秀发里行走,额角上逗留。

可毕竟流光易逝,转眼已是经年......

踩着泥泞的院坝走进泥泞的老屋,看着蛛网结满了大梁,古老的画片仍寂寞地被钉在墙壁之上,已长上了青苔的石磨废弃在潮湿的墙脚,那满是破败的凄凉让人不忍直视。可我明明感到这被遗弃的不是老屋,而是一个和我们同甘苦共患难的至亲,还有我那永远也回不去的童年。

忆及童年,那些俯拾皆是的片段便在记忆里不停地翻滚、翻滚,最后定格成这样的一幅画面。画面里画着凉凉的月色,画着父亲在痛苦的呻吟,画着他从厨房踱到堂屋,从堂屋踱到寝室的沉重步伐,画着他脖颈上挂着的因筑墙而受伤的手。那一声声的呻吟撕扯着了母女三人的心,令她们恨不能感同身受。母亲默默垂泪,女儿们一筹莫展。但她们不能为他受痛,能做的只有默默的陪伴,希望那陪伴能让他的痛苦轻一点,再轻一点。她们只是默默地剥着白天掰下的玉米棒子,剥了一筺又一筺,从月过柳梢剥到月上中天,凉凉的月华见证了那夜的悲苦,也见证了他们的温情。

从此后,我便明白,所谓亲情,不只是欢乐时的共舞,还有痛苦时的相伴.

有老屋相伴的童年无论是什么记忆,而今都充满着无以言说的幸福感,而这幸福感是那样的温馨、悠远而又绵长。

对于老屋,母亲有割舍不下的情感,她最常说的一句话大抵是:老屋与我同岁,是吃光了全家人一年多的口粮才建成了的。我因此便玩笑着埋怨,都因了老屋,而今的我才体质虚弱、弱不禁风。可是她却从不抱怨,她为老屋流泪流汗也毫不责怪,仿佛那全是快乐的付出,是一种苦尽甘来终于有家可依的幸福存在。也许而今怀着如此不舍的心情站在老屋面前的我,方可以理解母亲的幸福感了。

可老屋、满载着儿时欢乐与温馨的老屋,而今却像一个迟暮的老人清癯消瘦,满目凄凉。我怎能想象那些幸福的日子是老屋伴我们一同走过。

邻家的院落荒废了,邻家的老屋倒下了,可我家的老屋还佝偻着不肯倒下,仿佛是在等待我这个与他决绝的、一去便十余年不归的主人,但我知道他终究是要倒下的,这些年来,我不只一次仰着脖颈在记忆里勾勒老屋的模样,想象他或者完整无缺风采依旧,或者体无完肤残垣断壁,甚至于轰然坍塌。我是真的惧怕着有一天他真的重归于土,惧怕着那一天,记忆里当初的模样,全然只是一堆土。 我曾贪婪地苛求着老屋不管我去或不去,他都应等在那里,包括缭绕在屋顶的炊烟,守着屋檐上下翻飞的燕雀,长在院坝边的健壮的香椿树...…可惜我错了,在这重重叠叠的流光里,它们早已不在,那些繁星满天的夏夜,守着爸爸妈妈讲的那些神奇灵异的故事,以为永远讲也讲不完,到现在方才明白,这个世界,并没有永远,所谓永远,只是大家不敢想象有一天会失去而臆想出来的自欺欺人罢了,但现在我多想再欺骗自己一回,但老屋的老朽恐怕不会再给我那样的机会。

等到暮色笼罩了四野,也笼罩了老屋,我只得举步离开。想着经年此时一家人在煤油灯下温馨团聚,那欢声笑语犹在耳畔,心中更觉凄然。回首暮色中的老屋,只是固执地伫立在那里目送我渐行渐远。

所谓与老屋一场,就是你坚守着我们的美好过去,我们却舍弃你去寻求美好未来。

老屋,你永远是我们生命中的那个难舍却又狠心舍下了的辜负。

相关信息:

更多类别

相关内容

兴国情缘
在线交流40905509  电话:15970899111 邮箱:40905509@qq.com 微信公众号:xgjjw123
声明: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若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即刻删除。本网会员的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你投资理财的依据。
粤ICP备05001533号
投稿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