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县·烈士县·模范县

乡土散文:吃鱼

来源:internet 点击: 加入时间:2021-01-10  [字体: ]

小时候,家门口有一条小河,常年流水不息。因为灌溉和牛羊群饮水需要,村口筑了水坝,水深约一米,河草和芦苇林立,小河边经常有青蛙和羊群以及鸟群出没。因为雨季溃坝来泄洪,所以没有什么鱼儿。傍着小河吃不到鱼,说来不可置信,细想想确实有一点儿遗憾,于是吃鱼便成了童年的一种奢望。

我第一次吃鱼,是我在上小学的时候。记得那个秋天,阴雨连绵,小河泛起了山洪,洪水咆哮着冲垮了水坝,从邻村冲下来的洪水夹杂瓜果、玉米以及鸡和羊等食物。去看护农田的父亲,有一次捡回家一条小鱼儿,这是我第一次看见鱼,也是第一次尝到鱼肉的味道。

记得在洪水下来的时候,很远就能听见那山洪的声音。那声音,震天动地咆哮着,像是猛兽在怒吼,更像一头疯牛在嘶鸣,待在家里都能听得清清楚楚。震耳欲聋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恐惧,担心田里干活的父亲被洪水阻隔,更担心洪水把父亲冲走……

那时候秋雨,连绵不绝,父亲为了保护即将成熟的庄稼,和村民们昼夜巡查农田,常常在田埂或河边不停地徘徊,随时察看着洪水的去向。

那条河虽然不宽,平时只有汩汩的溪水,潺潺流水淌到了很远的地方,可是就是这条溪流,把门口的水渠淌出足有三四米深的沟壑。这条沟壑,是我和伙伴们经常捉迷藏和玩耍的好地方,河沟里留下了很多足迹,更留下了童年无数的童趣。牛羊群和鸟儿也常在河边嬉戏打闹,乌鸦经常在河边喝水后,顺便衔走了小蝌蚪回家喂它们的“小宝宝”……

有一天早上,父亲巡查回来,兴冲冲地告诉我,捡回了一条小鱼儿。当时就我一个人在家,我仔细看了看鱼儿的样子,那条鱼已经不动了,还鼓着眼睛。鱼儿个头不大,大约不到半斤,明亮的鱼鳞闪闪发光。父亲简单地收拾收拾,点着灶火,然后小心翼翼地把鱼放进了锅里。锅里除了白水什么也没有,这算是地道的清炖鱼了。

炖好以后,父亲让我品尝一下鱼的滋味,我边品尝边听父亲教我怎么吃鱼。父亲告诉我:“吃鱼不能随口往肚子里边咽,要在嘴里边多“吧嗒”几下,要把鱼刺吐出来后,才能下咽”,父子俩坐在锅台边慢慢品尝着美味。我听从父亲的吩咐,细嚼慢咽地品尝着鲜美的鱼味,父子俩一会儿就吃完了,当然本就不大的小鱼,一大半是父亲让着我吃掉的。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吃鱼,感觉鱼肉特别细腻,小刺儿也比较多,那味道的确是津津有味。

有了第一次吃鱼的尝试,就期待着再次吃鱼的机会。有一年放暑假,我和小伙伴去邻村的水坝捞回家一袋小鱼儿,这应该是第二次吃鱼吧。时值旱季,听说邻村的水坝因放水浇地,在灌溉的过程当中,坝内蓄水已经见底了,坝里全是污泥。我们几个小伙伴走了七八里的路途,才去了邻村的水坝。到了水坝已经是午后,我们发现水很浅,几乎坝内全是污泥,我们在没膝深的污泥里混水摸鱼。一下午不停地拣,拣到的全是小鱼儿,我和小伙伴摸了满满一袋子,袋子不大,但足足有三十多斤小鱼儿,足够我和小伙伴们分配了。分配好回家后,母亲逐个收拾干净,那年头因为缺少油,也没能干炸小鱼儿,还是清水炖小鱼,让我们吃得非常开心,非常知足。

再以后去外省读书后,离开了贫困的家乡,经常吃到大鱼大肉。红烧鱼、清炖鱼、清蒸鱼、干炸鱼、水煮鱼等名目繁多的加工手艺制作方法,美味佳肴可以随地美餐;鲤鱼、鲫鱼、桂鱼、武昌鱼、带鱼等产地不一的品种,时不时见诸于餐桌。可是,每次吃鱼拿筷子的时候,总能想起父亲让我多“吧嗒”几次的嘱咐;也总想起和父亲一起站在锅台边第一次吃鱼的情景,也想起曾在水坝摸鱼的伙伴们和为了给家里寻得小鱼儿那一下午,多么希望和父亲一起品尝餐桌上大鱼大肉。遗憾的是父亲早早离我而去了,再没有和父亲一起吃大鱼大肉的机会。和父亲第一次吃鱼,只能成为我今生最幸福的记忆。

如今,吃鱼已是寻常百姓的家常便饭了,第一次吃鱼凝固成了童年的记忆,镌刻在心里。第一次吃鱼是一次难得的享受,享受美味的同时享受到了永恒的亲情和父爱。自己以后每次吃鱼,都能想起父亲的吩咐:“多吧嗒吧嗒,等鱼刺没有了再咽下去”。

如今再回想起来,年少天真的童趣留在了家乡的小河,沾满污泥的双脚印在了混水摸鱼的水坝。那顿和父亲一起吃鱼的美餐,陪伴着人生里程,终生难以忘怀。那种美味佳肴,刻骨铭心,印在了脑海,伴随着家门口的小河源远流长……

作者:卢有成,笔名沙棘。

相关信息:

更多类别

相关内容

兴国情缘
在线交流40905509  电话:15970899111 邮箱:40905509@qq.com 微信公众号:xgjjw123
声明: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若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即刻删除。本网会员的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你投资理财的依据。
粤ICP备05001533号
投稿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