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县·烈士县·模范县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兴国将军 将军名录 | 将军情缘 | 史海钩沉

 

一代将星闪耀

 

加入时间:2005-04-22  点击:3328  ·双击自动滚屏· [字体: ]
开国元勋,功彪青史。

一代将军,风貌依存。

当中华人民共和国一步步向廿世纪深秋更加坚实迈进的时候,无疑,那些当年横戈马上,为新中国奠基的一代老将军,健在者逐渐减少,这越发显得他们的珍贵。

这如同壮丽的夕阳一样璀璨、血红。

这如同丰硕的秋天一样灿烂、辉煌。

健在的一代老将军尚有多少

纷纷进入古稀之年的老将军,尽管他们绝大多数肩头没有如今新将军金光灿灿的将星,然而,在人民共和国的将军谱中,他们依然是最为耀目的星座,有着难以比拟的光辉。

1992年5月,聂荣臻作为最后一名老帅,带着亿万人民的思念离去,划出了一个时代。

在此之前,10位大将都已成为古人。

如今健在的老将军,年长者,当数上将李聚奎,1904年生,已88岁。年轻者为少将王扶之,1923年生,69岁。

如今仍在职者主要有——

上将王震: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

上将叶飞:全国人大副委员长;

上将宋任穷:中顾委副主任;

上将王平、杨得志、肖克、张爱萍、陈锡联:中顾委常委;

上将洪学智:全国政协副主席;

中将秦基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中央军委委员、国防部长,19

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中将余秋里;中顾委常委;

中将廖汉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

中将王恩茂:全国政协副主席;

中将张震:国防大学校长兼政委,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少将刘华清:中央军委副主席,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少将李德生:中顾委常委,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少将邓兆祥:全国政协副主席;

少将徐信: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

拜将之时,多少老将军风华正茂除10大元帅之外,在一代老将军中,大将张云逸在衔之初,堪称老当益壮。

这位比毛泽东主席还年长一岁的将军,在所有老将军中是位老大哥。他生于1892年,如健在,恰好是百岁老人。他原名张云镒,又名张胜之,与“宋氏三姐妹”为同乡,都是海南岛文昌县人。因此,他早年便参加了孙中山先生领导的中国同盟会。还是在他任粤军许崇智部旅长时,便目睹大革命高潮。1926年加入了中国共*党,参加了北伐战争,成了光荣的北伐军一位战将。以后,他与邓小平一道领导了百色起义,在广西燃起了革命的燎原烈火,映红了那块红土地。于是,驰名的红七军成立,张云逸任军长,邓小平任政委兼前委书记。张云逸为邓小平第一位军事搭档,他们默契配合,后来成了佳话。

1988年,当贺老总之子贺鹏作为总参军务装备部部长于44周岁被授予少将时,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将军,然而,与曾横戈马上、东拚西杀的老将军授衔时比,已经不年轻了。

1955年第一次授衔时,最年轻的大将许光达只47岁,大将粟裕、谭政也只48岁。

最年轻的上将肖华当时才39岁。这位被举为“娃娃司令”的儒将,12岁在老家江西兴国参加革命;17岁还未脱离稚气,便担任红军“少共国际师”政委;22岁便被任命为八路军“东进抗日挺进纵队”司令员兼政委。

说22岁的肖华司令为“娃娃司令”的,不是别人,而是老奸巨猾的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沈鸿烈。抗战中,肖华率军来冀鲁边区,为推动统一战线,前往山东惠民与59岁的沈鸿烈谈判。“一个娃娃,也来和我谈判?”虽说这位“沈老爷子”出口不逊,可唇枪舌剑之后与激情漾溢一番,这位老者竟对肖华敬佩不已。“娃娃司令”是此传开。

除肖华外,上将年轻者依次为刘震、陈锡联,40岁;叶飞、李天佑、杨成武,41岁;韦国清、洪学智、贺炳炎、韩先楚,42岁。

中将里,最年轻者是曾号称“英勇善战”的“皮旅”旅长皮定钧。他生于1941年,佩戴金光闪闪的中将军衔时,只41岁,相当我军今天众多营团职干部的年龄。

而当时的皮定钧已是一位屡建战功的军长政委。还是20多岁的时候,在解放战争中,他便是华东野战军的纵队副司令。令人惋惜的是,57岁时,身为福州军区司令员,在刚刚遵循毛泽东同志“八大军区司令员调动”赴任不久,便因直升机触山失事,以身殉职,留下人们对这位传奇将军的思念。

在共和国众多的一代老将军中,有一批少将被授予军衔时不满40岁。如少将朱云谦、陈熙、陈忠梅、陈志彬、朱耀华、成少甫等,均在三十五六岁和三十六七岁上下。

后来曾为林彪反革命集团死党的江腾蛟,被授予军衔时也只36岁,是有名的“红小鬼”,至于他沦为罪犯,是后来的事情。不能否认他还有革命的过去。功罪分明,却又不能相抵。

当时被授予少将的最为年长者也只62岁,其余上50岁者为数寥寥。

血与火铸造将星,将军称号与其无愧

自古以来,军衔既是阶级又是荣誉,仅仅显示阶级的军衔,也许是世上不值得提及与以此荣耀的。

我军一代老将军可以无愧地说,每人都无愧于那金灿灿的将星和金灿灿的称号。那闪耀在他们肩头的星花,是血与火铸造,是灵与肉熔炼。他们几乎每人都有一部值得后代永远崇敬、永远纪念的光荣历史。

60年代,在黑龙江荒漠冻土,当石油工人白手起家、自力更生在冰天雪地安营扎寨的时候,一位老将军的行为,成了工人们的动力——黑土地上,这位独臂将军空着一只袖管,一只手紧紧拉住肩上的绳子,与大家奋力拉纤,如一条不知苦累与疲倦的老黄牛。

人们都知道,他叫余秋里。

也就是“文革”报纸中常被打入“另册”,既受到保护,又受到岐视的那个”还有”的“余秋里同志”。

众多人知道余秋里为独臂将军,但很长一段时间里,众多人却不曾知他如何失去臂膀。长期从事我军政治工作的余秋里,一直反对突出自己,宣传自己,即便在他退出总政主任之后,我们当面采访,提及此事时,仍讳莫如深。但与他并肩战斗的同志却始终难忘。

那是长征途中,在贵州则章坝。

身为团政委的余秋里和团长成钧率众冲锋,一连缴获敌人八九挺机抢。他们四五人刚上一座山头,余秋里眼见不远处躲藏的敌人一梭子子弹射来,他随身遮挡身边同志,子弹全部打在他左臂上,顿时鲜血涌出,断裂的白骨茬历历在目。

事后,因缺医少药,只包扎了一下。这伤臂漫说触及便钻心疼痛,满头大汗,就是阳光晒着,也火辣辣难忍。行军途中,余秋里无奈,专找庄稼地行走,好让茂密的庄稼遮挡日晒,可每当稍碰一下枝叶,全身仿佛都在抽搐。

后来伤口化脓,他躺在担架上。医务人员打开包扎一看,整条臂膀已发黑萎缩。那时,余秋里唯一的止痛方法是用一只水壶装满凉水,剧痛时,用凉水浇在断臂上。

在甘孜,医生决定给他做截肢手术,清创时,伤口已腐烂生蛆,惨不忍睹。

其实,余秋里将军只是断臂中的一位,在一代老将军中,独臂者还有几位!

这几位独臂将军并不为人所周知。他们是:

上将贺炳炎,1935年在与国民党部队作战中失去右臂,后曾任副成都军区司令员;上将彭绍辉,1932年在反围剿中失去左臂,后曾任总参谋长;中将晏福生,1936年在长征途中失去右臂,后曾任军分区司令员;少将陈波,1940年在抗日战争中失去左臂,后曾任武装警察部队后勤部政委;少将彭清云,1938年在抗日战争中失去右臂,后曾任总参谋部政治部主任;少将章炎生,1944年在抗日战争中失去右臂,后曾任省军区副司令员。

除这9位独臂将军外,在一代老将军中还有鲜为人知的独腿将军、独脚将军:

中将钟赤兵,1935年,在红军东渡赤水,与围追堵截的国民党军队作战中,失去右腿。

那时,钟赤兵是团政委,开始只不过右腿负伤,因战事紧急,无法治疗,直到红军第二次占领遵义后,才得以救治,但为时已晚,不得已做了截肢手术。术后,钟赤兵面临的严峻选择是:要么留在当地老百姓家,要么带重伤残随部队长征。难以想象,钟赤兵坚韬地选择了后者。如果说,健全的红军战士是用双腿走过长征路,钟赤兵将军则是靠独腿走过来的。虽然开始时大家用担架抬着他,但伤轻后,钟赤兵坚持用一根棍子爬山越崖。

独腿走完长征路,这需要怎样难以想象的超人毅力,只有红军,只有老一辈将军,才有这奇迹的创举,想想这,今天我们还有什么障碍不可逾越?还有什么险阻不能克服?

少将谢良是我军老一代将领中唯一的独脚将军。用一位作家的话说,谢良是位多次走入地狱的人,但他次次返了回来,靠的仅是那一只腿。在西路军一次战斗过后,警卫员突然发现谢良腿部有鲜血,在这以前,谢良竟没发现自己负伤。原来,他脚上早中了一枪,只是情势紧迫,没有觉得。几天过后,因无法治疗,眼见化脓,子弹却无法取出。万般无奈,他让人用一把大剪刀,活生生将逐渐变黑的脚趾剪掉——就这样,后来连脚掌也失掉了。

作为三军统帅的毛泽东,在谈到我军的独臂及伤残将军时曾说过——“中国从古到今,有几个独臂将军?旧时代是没有的,只有我们红军部队,才能培养出这样的独特人才!”

的确,哪朝哪代,有这样多的独臂将军、独腿将军、独脚将军?这是殊荣,这是骄傲!将军们失去的臂膀,已变作共和国大厦的旗杆;将军们失去的腿脚,已变成祖国现代化的车轮,载着幸福的后人飞驰向前!

老一代将星——各民族的骄傲中国革命星火燎原于中南、中原的特定历史,使共和国数百名老将军同出于一个故乡,集中于少数省份。

这给其家乡带来了骄傲,带来了自豪。

1955年,除授予朱德、彭德怀等10位元帅外,共授大将10名,上将57名,中将175名,少将800名。之后,晋升中将2名,少将560名,到”文革”前,共授少将以上将军1614名。

在这1614名将军中,如若按将军们原籍所在的省份排列,前10位者如下:

江西,325名,占总数的20.1%;

湖北,234名,占总数的14.5%;

湖南,199名,占总数12.3%;

安徽,128名,占总数7.9%;

河南,106名,占总数6.6%;

四川,95名,占总数5.9%;

山东,87名,占总数5.4%;

福建,83名,占总数5.1%;

河北,79名,占总数4.9%;

陕西,63名,占总数3.9%;

在这其中:

出元帅最多的省份为四川,4人,占40%;

出大将、上将最多的省份为湖南,28人,占总数的36%。

若按将军所在的原籍县份统计,前10位的“将军县”依次为:湖北红安、江西兴国、安徽金寨、湖南平江、江西吉安、江西永新、湖北大悟、河南新县、安徽六安、湖南浏阳。

曾出过10位以上将军的县还有:福建上杭、湖南茶陵、湖北麻城、江西吉水、江西泰和、江西于都、安徽霍丘、江西宁都、湖北黄陂、湖北天门、江西莲花、福建永定、福建长汀、四川达县、江西瑞金、河南商城、四川巴中。

老一代将军中,汉族占绝大多数,但也有为数不少的其他少数民族将领,如:

上将韦国清,壮族;

上将乌兰夫,蒙古族;

中将丁秋生,满族;

中将韦杰,壮族;

中将朵噶吩肴慕埽刈澹?”

中将阿沛钒⑼溃刈澹?”

中将覃健,壮族;

中将廖汉生,土家族;

中将赛福鼎钒蜃危岫濉?”

在少将中,还有一批出身其他少数民族的将军,无疑,他们因名垂史册,为各民族所骄傲。这也充分说明,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我国各少数民族与汉族一样,为共和国的创建贡献出了优秀儿女,他们不愧为一代革命英豪。

在老一辈将军中,还有一位鲜为人知的外国籍人,他是越南人,名叫洪水。

洪水将军原名武元博、阮山,原籍为越南河内市。1925年,在中国大革命风暴中,洪水从越南来到中国广州。当时他只有19岁,入黄埔军校,成了一名学员。在学校的两年中,洪水从黄埔军校的中国共*党那里,了解了党的主张,看到了他们为共产主义不怕流血牺牲的品德和意志。1927年,经人介绍,他加入了中国共*党。

这是中国大革命处于低潮,在白色恐怖中入党的一位外国人,这足见其国际主义的纯真与坚定!

以后,洪水来到广东的东江游击队,担任连政治委员、团政治委员、师政治部主任,成为红军中一位出色的政工领导干部。洪水的脚印一步步留在了漫长、艰苦的长征路上。此时的越南人洪水,早已与中国工农红军将士别无二致,就连说话也判断不出是一位异域人。

将军们的珍闻——传奇的故事、奇险的经历,令后人感慨、赞叹。

老一代将军为何至今令人敬佩不已?除了他们功勋卓著外,他们传奇的故事、奇险的经历,无疑构成了他们大智大勇、大悲大喜的色彩。

6岁便成为童养媳的李贞,17岁时敢于冲破层层封建阻力,走上革命道路,成为我军历史上第一位女将军。

有一次,身为“浏东游击队”士兵委员长的李贞率众狙击敌人。敌众我寡,李贞子弹打光了就与敌拚刺刀,用石头砸。最后,李贞等5人被逼到山崖上,她带头高喊宁死不降,第一个纵身跳崖。万幸的是李贞被崖壁上树枝挂住,有谁想到,这时李贞已怀孕4个月,当场造成流产。昏迷中醒来,她挖坑掩埋了流产儿,又拖着虚弱伤痛之躯寻找部队了。

红军西路军斗争英勇悲壮,惊天地泣鬼神,当代革命斗争史上十分罕见。在西路军工作过的大将王树声,上将李聚奎、朱良才,中将方强、杜义德、郑维山,少将陈明义等人,在西路军失败后,抱着东回找党的坚定信念,都曾沦落为乞丐,沿路乞讨,几乎每人都有一次次惊险的历程。

88岁的老将军李聚奎如今患白内障,近乎失明,当向我们回忆起那难忘的过去,眼中仍迸发出闪亮的光泽。

回延安找党的路上,在河西走廊,马家军布满岗哨与截兵。而作为军参谋长的李聚奎却只身一人、只凭一根讨饭棍,一条干粮袋,一只指北针。他白天躺在坟地里睡觉,夜里兼程。一次进村讨饭与敌骑兵遭遇,近隔数米,逃跑来不及,幸亏身边有一羊群,他挥动讨饭棍,口中含含糊糊吆喝,骗过敌人。

老人说,如果没有那羊群,也就没有我李聚奎了!

上将朱良才的“乞丐”经历同样奇险,不知躲过多少敌兵的围追堵截,朱良才只身一人来兰州。黄河大桥上敌人盘查严密,没有通行证,插翅难飞。要回陕北,此路必行!

愁苦中,朱良才不禁想起,好在这样的经历不只一次。1927年湘南暴动后,朱良才去韶关找朱德部队,在一桥头也遇类似堵截。那天恰巧有几顶坐着妓女的轿子,朱良才混在抬轿人中逃离虎口。这次,朱良才来不及细想,看到一敌军乘轿过桥,他冒着被抓的危险,又一次蒙混过关。在甘肃会宁,他又混入押解西路军红军俘虏的敌人“谴返队”,得到了一点返乡路费,又串通好坚决找党的数位红军战士,在敌人刺刀的押解下,逃出狼窝,重新回到红军队伍中。

大将陈赓经历非凡

陈赓将军竟有一段“救蒋反蒋,被蒋所俘,又逃离蒋巢”的传奇经历。

早年曾在湘军当兵的陈赓,在党成立的第二年就成了共*党员。1924年,他考入黄埔军校。次年东征,任北伐军连长的陈赓身先士卒,英勇善战,被东征总指挥蒋介石看中,调其担当护卫。在华阳一次战斗中,蒋率所部被敌重围,蒋介石自尊受挫,不想突围,真真假假要“杀身取义”。陈赓镇静若定,一面劝蒋介石拚力突围,一面指挥部队掩护。危急中,背着蒋介石脱离险境。

于是,陈赓对蒋介石有了“救命之恩”。

这之后,陈赓被调到蒋介石身边做侍从参谋,享有随便进出蒋住处的特权。

但有一天,陈赓从蒋的桌子上看见一本黄埔军校学生和各级负责人的花名册,陈赓名下有这样的批注——“此人是共*党员,不可让他带兵。”

事后,陈赓按周恩来指示,以解甲侍母为由,脱离蒋介石羁绊,走上反蒋道路。后来他被俘,押解见蒋,尽管蒋对他威逼利诱,贿以高官,但陈赓不为所动。陈赓终于在党的帮助下越狱成功,免遭杀害。

人民军队胸怀似海

1955年在中南海怀仁堂,三军统帅毛泽东主席亲自向诸位将领授衔。有谁想到,在拜将之时,竟有159名原国民党军官。而数年之前,在战场上,他们还不同程度地是人民军队的对手,在关键时刻,当机立断,弃暗投明,纷纷起义,成为革命力量中的新军,为共和国建立,为覆灭蒋家王朝,建立功勋,对此,人民并没忘记他们。

对此,共*党没忘记他们。

这再一次证明了共*党所申明的一条道理:革命不分早晚。或许,这也算国共合作的一种范例。

在起义的原国民党高级军官中,以后被授予上将的有陶峙岳、陈明仁、董其武。

陶老与大将张云逸同庚,也是诸将军中年长的一位。1983年曾当选全国政协副主席,进入党和国家领导人行列。

1911年19岁的陶峙岳以一腔反封建热血,参加了辛亥革命,以后因战功卓著,升任国民革命军少将师长。但作为蒋介石非嫡系部队,他厌恶国民党的尔虞我诈,一度陷入内战反共的迷津,踌躇彷徨,进退维谷。

得以欣慰的是,1945年,陶老在任国民党新疆警备总司令时,受到国民党“和平将军”张治中影响和开导。张治中同意协助共*党将在新疆关押的一百多共*党

人和爱国人士保送延安。为此,他找到陶峙岳。陶峙岳立即安排能干可靠部下,亲自拟定有关安全、生活、交通、医疗等各方面的保护计划,分10辆大卡车,千里迢迢,巧妙与蒋介石亲信胡宗南周旋,终于将这些人保送延安,为人民立下了功绩。

1949年,解放军直捣兰州,解放新疆迫在眉睫。因与共*党有前缘,一经张治中提议和平解放新疆,陶峙岳便一拍即合。经与部属反复商量、计划,他以全国大局和保护新疆人民生命财产为重,向毛泽东主席发出两份起义电报。于建国前一星期,宣布起义,脱离国民党政府,归入人民行列。

5天后,毛泽东、朱德亲自回电,表扬陶将军义举。

其后数天,彭德怀副总司令员在甘肃酒泉会见陶峙岳,鼓励他说:“陶将军,今后我们在一起共事了,不要有什么顾虑,继续大胆工作,把部队带好。”

这以后,党依然让他执掌兵权。这种信任也为历史上少有。

上将陈明仁也有着类似经历。

陈明仁为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生,曾参加广东革命政府两次东征,官至国民党兵团司令,被授予中将。抗日战争中,陈明仁率部在中缅边界与日军作战,沉重创击敌人,为民族建立功勋。

1929年,陈明仁同国民党元老程潜一起率部起义,对和平解放长沙,做出历史贡献。对此,毛泽东给予相当高的赞誉,在电报中称:

“义声昭著,全国欢迎,南望湘云,谨致祝贺。”

不久,毛泽东亲邀程潜和陈明仁赴京,共商国是。在北京,他们受到了极高的礼遇。聂荣臻在车站迎接,送往“六国饭店”下榻,朱老总率众多解放军将领出席迎接宴会。毛泽东在门口迎接并与程潜、陈明仁携手游园,泛舟中南海。毛泽东请程潜安坐,亲自执桨,在湖面上谈笑风声。在祈年殿,毛泽东特地从人群中召唤出陈明仁,亲切呼其字:

“子良,来,来,我们两个单独照个相。”

于是,历史留下了这张永存之照。

老一代将军中的原国民党军官,以实际行动履行了国共合作的夙愿,给后人做出了榜样。

文韬武略才艺生辉

不错,从战争年代过来的众多老将军,家境贫寒,出身微贱,许多人曾是大字不识的农民、挑夫、苦力等等,但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却一步步向儒将迈进。尽管一些老同志文化程度不甚高,但也有不少将军,才华横溢,早已不是“大老粗”了。

大将中,个个都是有相当文化水准与各方造诣的军事家,他们亲自撰写的专著、文章,早达到专家水平,已成为实际的高级知识分子。也正是这深厚的文化知识,使他们担负我军各岗位上的重任。

上将肖华是位诗人,其诗作《长征组歌》早已脍炙人口,家喻户晓,其他作品也不一而足。毛泽东曾称赞他是位才子。

上将肖克堪称儒将。早在烽火岁月,于运筹帷幄、指挥鏖战间隙,便酝酿文艺创作。为此,他曾读过大量中外名著,他像研究作战一样,研究巴尔扎克、福楼拜、托尔斯泰,研究鲁迅、郭沫若、沈从文,即便转战沙场,仍手不释卷。

1937年他开始创作长篇小说《浴血罗霄》,虽然断断续续,写写停停,但肖克将军却始终不殆,初稿写成后,曾先后4次删改。有些传奇色彩的是,这部浸透将军心血的书稿,在战火中曾两次得而复失,失而复得。有一次肖克爱人发现在古北口一个团里,书稿不见了,急得满头大汗。人们纷纷去找,直找了一整天加半夜,终于将这份珍贵书稿找回。

“文革”中,这部书在出版之际,曾遭到严厉批判,被扣上宣扬“战争恐怖主义”罪名,荒谬地说将军是为了“打倒共*党”。

大文学家曹雪芹含辛茹苦10载,写就不朽之作《红楼梦》,而我们的老将军,则用了整整50年,终于使这部长篇小说《浴血罗霄》与读者见面,并获得了第三届“茅盾文学奖。”

由是,肖克将军当之无愧成了著名作家。

成为作家的,不仅是肖克将军,少将谢良也是一位。这位独腿将军在新疆盛世才的监狱中,除了苦读《资本论》,还读了大量中外文学名著。在狱中,他以狱中生活为背景,创作了小说《狱中怒火》。为躲过敌人搜查,他忍痛三次焚稿,四次重写,将书稿藏在假肢中,带出监狱。早在1948年,便出版了其中片断。解放后,他创作欲旺盛强烈,先后推出《边城女囚》、《铁流后卫》、《五颗红心》、《独脚将军传奇》等7本小说和传记文学。

1980年,他以斐然的创作成绩,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军事科学院原副院长郭化若则是位集诗人、学者与书法家于一身的将军,是国内外公认的研究毛泽东军事思想的权威。

郭化若原来文化水平很低,只上过5年学,全靠自学考入黄埔军校,学完中学的数理化知识。他从1938年起便研究精深的孙子兵法及其他古代兵书。解放后,他将大量论文汇集成册,成了我军研究军事辩证法的专家。

老将军中还有众多名副其实的书法家,上将张爱萍书法笔走如龙,为许多收藏家珍藏。“大老粗”出身的孙毅其书法也达到相当水平,为书法家称道。已逝世的上将李志民长期从事我军政治工作,喜爱文艺,与文艺界、文学界许多知名人士结为挚友、诤友,被称为文艺界的良师益友。谈起文艺与文学,老将军纵横捭阖,宏论滔滔,为众多人称赞。

建国10年大庆,周总理提议,组成“将军合唱团”,为伟大祖国的生日献上一份将军的厚礼,并找来李志民,要他担任指挥。那天,230名老将军在人民大会堂登台演唱。幕布一开,满堂生辉,势惊四座。老将军们虽不是歌唱演员,但堪称业余歌手,歌声气壮山河,波澜壮阔。李志民成为指挥将军的将军,更是引人注目。

“将军合唱团”此举名闻中外,沙场横刀立马,舞台引吭高歌——这就是值得自豪的一代老将军。

其他,还有海军中将刘道生是位出色的网球运动员,在北京市大赛上,曾三次折桂问鼎,显示其大将风度。少将苏静是红军时代一位业余摄影家,当时,他靠这架红军唯一一架缴获敌人的相机,拍下了众多至今价值连城的珍贵之作,尤其是数位红军领导人的照片,更是极为珍贵。

1988年,在《中国老年》杂志举办的一次老年迪斯科健身舞大赛中,有一位翩翩起舞的86岁老人,让众人齐声喝彩。他获得了本届大赛中唯一的男队员特别奖。有谁想到,这位满头华发的老者便是老将军吴西。这位原海军后勤部副政委,长期为我军政治思想工作者,却极为敏感地乐于接受一切健康新事物,在健身同时,他恰恰是用舞姿支持改革,投身新的精神文明生活。

还是那位一直拒绝接受大元帅之衔的伟人在诗词中说得好——惜秦皇汉武,

略输文采;

唐宗宋祖,

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

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一代老将军,正是一代天骄。

一代老将军,正是一代风流人物。

上一篇: 肖华特批复员的老红军(图) 下一篇: 江泽民视察兴国

用户评论:

游客在2009年12月17日留言:兴国了不起!


兴国情缘
在线交流40905509  电话:15970899111 邮箱:40905509@qq.com 微信公众号:xgjjw123
声明: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若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即刻删除。本网会员的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你投资理财的依据。
赣ICP备16003193号
投稿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