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县·烈士县·模范县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将军名录 将军名录 | 将军情缘 | 史海钩沉

 

最后30名“开国将帅”,18人已达100岁以上

 

加入时间:2017-04-11  点击:644  ·双击自动滚屏· [字体: ]

(法制晚报记者 李洪鹏 编辑 熊颖琪)2017年4月7日,开国少将、原铁道兵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王贵德将军在北京逝世,享年103岁。

最后30名“开国将帅”,18人已达100岁以上

王贵德

自1955年至1965年间,我国共授予或晋升10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10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57名上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177名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和1360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

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统计发现, 当年的1614名“开国将帅”到今天只剩下最后30名少将,他们年龄均超过90岁,其中有18人年龄已达100岁以上。

他17岁参军 开创抗日敌后“麻雀战”

公开资料显示,王贵德出生于1914年,福建上杭人,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次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随后加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他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88年荣获一级红星荣誉功勋章。

提到王贵德,他的创立的“麻雀战”打法似乎为更多人所知晓。在其回忆录中曾提到,1937年11月26日上午9时许,敌步骑炮兵600多人的部队采用行军纵队,如同一般行军,不派侦察警戒。前面打响了,后面部队集结成集合队形,欺负我军没有火炮,以一路行军纵队大摇大摆地向范村走来。二营八连一排在范村西北接敌,当距离200多米时,伏击的战士一个排子枪撂倒四五个敌人。日军就地散开进行还击,步枪、机关枪、掷弹筒、火炮一齐向我开火,但未敢发起冲锋。同时,敌人骑兵五六十名向范村南前进。

团长徐深吉估计敌骑兵可能迂回范村,就指挥部队从村边隐蔽地撤退到范村东边占领新的阵地。敌人见没有还击,便向范村内一边打枪一边探头探脑地前进。当敌人继续前进到村东500 多米的小山前面,突然遭到猛烈的阻击,我军轻机枪、步枪一齐开火,撂倒敌人十几个。敌人就地展开还击,机关枪、步枪、掷弹筒一齐开火,接着炮兵也开火了,枪炮声在山谷中响成一片。敌骑兵也来到村东边,这时候我阻击部队又隐蔽地撤到北田受村西新阵地。敌人又打了一阵枪炮未见还击,又开始前进。我正面分队又撤到北曲河村西新阵地对抗,敌人恼怒地开始追击。

这时,八连二、三排各个战斗小组埋伏在北曲河北面山坡上,对进犯之敌展开了“麻雀战术”进行侧面射击,不但敌人的先头部队遭到打击,而且后续部队也同时受到打击。一排牵着敌人的鼻子在北田受、北曲河、西曲河、东曲河直至五公村山沟里,一步一步地诱进十来里路,打死打伤日军100 余人,打坏汽车1辆。战斗到下午3时,敌人收拾了尸体和伤兵开始撤退。七七一团二营各战斗小组继续侧击敌人,正面诱敌深入的一排跟踪追击,直追回到范村。敌人在范村抢走了老乡的几辆大车和十几匹骡子,把伤兵和尸体拉回太谷城去了。

这一天打了6个小时,敌人消耗炮弹200 余发,而七七一团却无一人伤亡。“只听敌人炮声响,未见我军有伤亡,消灭敌人保自己,这次战斗真漂亮。”王贵德政委将战报报告到师部,刘伯承师长表扬了七七一团二营,称赞这是一次典型的消耗战,消耗了敌人,保存了自己,并把这次战斗起了一个很形象的名字,叫“麻雀战”。

从此,“麻雀战”这一打法就被传开了。

千名“开国将帅”仅剩最后30名少将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实行军衔制。开国将帅就是在此后一段时间内被授予军衔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

自1955年至1965年间,我国共授予或晋升10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10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57名上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177名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和1360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他们曾为创建中华人民共和国做出重大贡献,因此被人们称之为“开国将帅”。历史上曾有过4次开国少将授衔,最早的一次在1955年9月,798人被授衔。

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查阅公开报道发现,聂荣臻是最后一位逝世的开国元帅,肖劲光是最后一位去世的开国大将,吕正操是最后一位逝世的开国上将,而最后一位开国中将张震也在去年9月3日溘然长逝,享年101岁。

从2010年至今,每年开国将军的陨落数量都在两位数以上,分别是2010年的29人,2011年的25人,2012年的14人,2013年的10人,以及2014年的14人,2015年的20人,2016年的10人。

截至目前,1614名“开国将帅”只剩下最后30人。

18名健在者年龄已达或超过100岁

在开国少将这一级,目前尚有30人健在,他们基本都是在红军时期就参加革命,平均年龄已近百岁。

据统计,目前,1955年授衔的少将共有12人健在;1961年晋升少将的军官中尚有7人在世;1964年晋升少将的军官中健在者共有11人。

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梳理发现,如今30名健在的少将,其年龄都已经超过90岁,其中有18人年龄已达100岁或超过100岁。

30人中,年龄最大的是殷国洪少将,已经106岁,年纪最小的是王扶之,为94岁。

他们在人生迟暮之年依然心系国家,不仅有曾因立志导弹部队建设而改名的向守志在接受军报采访时怒斥周永康、徐才厚等大老虎;还有熊兆仁、张玉华在为扶贫攻坚贡献自己的力量。

向守志怒斥周永康、徐才厚等大老虎

1917年出生的向守志,1934年参加工农红军,1935年入团,1936年转入中国共产党。他三过雪山草地,从土地革命到抗日战争,从解放战争到抗美援朝,纵横沙场,南北征战,创造了许多经典战例,历任团长、旅长、师长、军参谋长、第十五军军长、炮兵技术学院院长、炮兵副司令员、第二炮兵司令员、南京军区司令员等职,是十二届中央委员、十三届中顾委委员。

最后30名“开国将帅”,18人已达100岁以上

向守志

据2014年12月31日出版的《解放军报》刊文,老红军、南京军区原司令员向守志战争年代历尽坎坷,九死一生。他原名“守芝”,因为立志我军的导弹部队建设,改名“守志”。其对党忠诚、心系国家安危的志向,令人肃然起敬。 

向守志告诉记者,谈信仰,就有一个怎么看待形势的问题。我们对党的事业的忠诚,是建立在对形势的正确认识基础之上的。你认为这个党伟大,它的事业一定能够胜利,你才会坚持不懈地为之奋斗。联系当前的社会现实,虽然不尽如人意的事还很多,但中国发生巨变是不争的事实。他还提出三问:中国的经济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快速发展?老百姓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吃穿不愁?中华民族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扬眉吐气?这充分说明我们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是代表人民群众利益的。这是我们忠诚党的事业最基本的依据。他说,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从严治党、重拳反腐,成效显著,这正是我们党自信和有力量的标志。

对于十八大以来中纪委接连打掉的“老虎”,向守志表现出了一名老党员、老军人的正义感。2015年,他在接受《解放军报》采访时怒斥周永康、徐才厚,用词异常严厉:“周永康、徐才厚等人抛弃信仰,背叛党旗下的誓言,走到党和人民的对立面,可耻可悲!”

退休后的熊兆仁忙扶贫 学桑蚕养殖

熊兆仁,1912年生人,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后编入新四军北上抗日,在解放战争中为迎接人民解放军主力渡江南下做出了重要贡献。新中国成立后,他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最后30名“开国将帅”,18人已达100岁以上

熊兆仁(左二)

1983年6月,组织上决定时年71岁的熊兆仁离休。但他离休志不休,毅然打报告参加老区建设的“战斗”。部队和地方的领导都劝他好好休息,安度晚年,可他执意不肯。他说:“没有老区人民的支持,我们的党和军队就不可能生存和发展;没有老区人民的流血牺牲,就不可能有新中国的成立。我们这些老战士,有责任关心老区,建设老区。”

有媒体报道,为了充分了解老区情况,熊兆仁像当年打游击一样,穿着便衣,背着水壶、干粮,轻车简从,到福建省每一个老区、大部分基点村调查研究。要想摆脱贫困落后面貌,就要寻找一条建设路子,尽快脱贫致富。在大量调查研究的基础上,一个宏伟蓝图勾画出来了:修建铁路、公路,改善交通条件;改良养牛、养蚕,加强养殖业;改造大型水库,发展电力;实现“五通”(通路、通电、通水、通广播电视、通电话)工程;加强两个文明建设。

种桑养蚕是一项投资省、见效快、效益高的养殖业。老区、革命基点村山地多,可大量开发利用,充分发挥这一优势,就会很快产生经济效益。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熊兆仁决定先把闽西作为种桑养蚕的试点。为了掌握第一手资料,1989年夏天,他带领福建省老区办、省蚕桑研究所、省丝绸联合公司的有关领导和专家,到6个乡镇进行实地考察,信心大增,感到闽西发展蚕桑生产前景广阔。在他的主持下,考察组向省政府写出了可行性报告。省政府同意了。从此种桑养蚕活动逐步从闽西走向了全省老区。

为了解决蚕桑种子和养殖技术问题,熊兆仁又带领有关人员到外地学习取经,其中到广东翁源县的考察是他暮年经受的又一次严峻考验。这天下午出发后,天下起了小雨,汽车在泥泞的山路上不时打滑。雨越下越大,山路越发难走,前面还要翻越一座千米以上的高山,公路上尽是烂泥巴,两边被汽车压出了两道深坑,越野车都很难通过。当汽车行驶到山顶时,再也无法前进了。此时是凌晨1点钟。原来预计当晚7点以前可以到达目的地,现在却只走了一半路程。饥饿、黑暗、寒风一齐袭来。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又无法与外界联系,大家只好在车上静静地等着。天刚蒙蒙亮他们冒雨又出发了,直到达翁源县城时,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约而同的笑了:人人都一身汗水一身泥,斑斑驳驳,像穿了迷彩服似的。

张玉华为贫困地区捐款超50万

据《解放军报》报道,张玉华1935年入党,参与领导了天福山抗日武装起义,1938年参加胶东抗日第一仗——雷神庙战斗,后来参加了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他对记者说:“我从当连队指导员到当师政委,身边都有战友倒下。1951年,我们118师在朝鲜。那时,我任师政委。一天上午,师长罗春生和参谋长汤景仲在一个坑道召开作战会议,我和政治部主任张烈在另一个坑道开政工会议。突然,美机投下一颗炸弹,参谋长当场牺牲,师长负重伤,送到医院抢救无效也牺牲了。我经常想,中国革命的胜利来之不易啊!”

最后30名“开国将帅”,18人已达100岁以上

张玉华

老将军的生活很简朴。这些年,他先后为贫困地区的群众送去大米15万公斤,捐款50万元。他说,我这是报答人民的养育之恩,也是对国家尽一个老战士的微薄之力。

张玉华曾说:“我有三个妈妈:生我的母亲,养育我的人民,培养我的党。”他的话表达了一个老战士对党和人民的深厚感情。

上一篇: 苏区干部好作风与党员干部作风建设 下一篇: 抗战初八路三大胜仗之一,国民政府奖2万现金,跻身四大抗战名团

用户评论:

游客在2017年6月2日留言:一切源于拥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民族本质因素组织队伍内涵流淌性质

游客在2017年6月2日留言:一切源于拥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民族本质因素组织队伍内涵流淌性质


兴国情缘
在线交流40905509  电话:15970899111 邮箱:40905509@qq.com 微信公众号:xgjjw123
声明: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若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即刻删除。本网会员的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你投资理财的依据。
赣ICP备16003193号
投稿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