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县·烈士县·模范县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将军名录 将军名录 | 将军情缘 | 史海钩沉

 

老红军王承登:一颗子弹穿过我头部

 

加入时间:2017-11-09  点击:360  ·双击自动滚屏· [字体: ]

王承登,1914年出生,长征老红军,兴国县城岗乡大获村人。1930年参军,红20军通讯员,红三军团4师12团通讯班班长;1934年10月参加长征,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红三军团3师4团12营机枪排班长;抗日战争时期,历任八路军115师343旅686团排长、黄河支队3团连长等,参加平型关战役等;解放战争期间,任鲁西南13团8营营长、十一纵95团营长、17军50师营长等,跟随刘邓大军转战大西南;1949年解放贵州后,转业至地方工作;1972年退休,1980年12月改离休后,从贵州回到赣州生活至今。

4、103岁的长征老红军王承登说:“看到赣州的巨变,我心满意足了。”记者谢东琳摄.jpg

晚秋的虔城,处处桂花盛开。赣州市人民医院回春楼里,同样桂花飘香。“最后的红军”口述史抢救性纪录工程采访团来到回春楼2楼,见到曾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信并送茶油表感恩、给兴国老家精准扶贫事业捐款2万元的长征老红军王承登时,他正和老伴刘秀英在病房门口平台上“斗嘴”,时而生气,时而欢笑。

7、王承登和夫人刘秀英都喜欢吃面食。记者谢东琳摄.jpg

△王承登和夫人刘秀英。

刘秀英告诉记者,他俩是1945年抗战胜利后,经组织介绍在山东单县结婚的,共育有5个儿女。她1926年生于山东单县,抗日战争时期在鲁西南地区参加土地改革工作。说完,她还告诉记者一个秘密:“他一年四季不变地穿军裤。”王承登边进房边拍着裤子说:“走,我们别理她。告诉你,我小时候好可怜,一件衣服补丁摞补丁。你看,军裤多好,穿10年还和新的一样。”

1、王承登说:“瓦窑堡战役时,一颗子弹从我左眼下钻进右耳穿出。”记者谢东琳摄.jpg

△王承登说:“瓦窑堡战役时,一颗子弹从我左眼下钻进右耳穿出。”

坐下后,王承登指着右耳说:“我这边耳朵听不到,受过伤。我算算,我至少经历了5次死里逃生!第一次是在1934年,在湖南与广西交界处突遇敌军,为掩护部队撤离我左腿负伤,现在还有一个疤;第二次是在瓦窑堡战役中,为了掩护红军学校学生撤退,子弹从我左眼下方钻进、右耳穿出,我昏死一天一夜才被发现,战友们抬了三天三夜才把我送到野战医院救治,血都几乎流干了;第三次是在1939年,在鲁西的反‘扫荡’中,右腿被日本鬼子的炸弹炸伤;第四次是在1947年,在掩护部队挺进大别山区的高河阻击战中,我刚撤出指挥所一分钟,那里就被敌人炸成了平地,好险啊;第五次是1949年在贵州贵定剿匪时,挎包和毛巾被子弹打烂了,我只受了点皮外伤。”王承登说,是幸运之神眷顾了他。

4、“我的右腿是被日本鬼子的炸弹炸伤的。”王承登在给大学生讲革命故事。记者谢东琳摄.jpg

△“我的右腿是被日本鬼子的炸弹炸伤的。”王承登在给大学生讲革命故事。

“我是个孤儿,部队就是我的家!我1914年出生于吉安富田乡北坑村,是父辈从兴国老家逃荒到那里的。因3岁丧父、7岁丧母,我都不知道自己哪天生日。有时,我连红薯都没得吃,靠凉水充饥。”王承登擦了擦受过伤的左眼说,“1928年,北坑村有了地下党,他们经常在我家前面那个磨坊里开秘密会议,其中一个叫康光伟的还去当了红军。1930年春,他回来了,看我无依无靠、常受地主欺负,就对我说:‘你跟我去当红军吧。部队里不受人欺负,不饿肚子。我们劳苦大众只有参加革命,才能得解放,才有好日子过。’就这样,我跟他来到吉安县城,成为红20军的一名通讯员。红军的部队,官兵待遇都一样,就像一个革命大家庭,连长对我很好,大家在一起有说有笑,感觉很亲切。”

“第一次打仗,记得是攻打吉安。我们先打了3天,在高沙歼灭敌军一个营。几天后,又开始攻打真君山。将士们用棉絮裹装的独轮车作掩护,冲到铁丝下,展开肉搏战,激战了几个小时,牺牲了很多战友!撤退休整了几天后,又去攻打金鸡山。金鸡山是敌人的主要防御阵地,四周也有铁丝网,山上火力点密布。战友萧大鹏点子多,组织我们搬来稻草,铺在铁丝网上,并带头翻越铁丝网,跳入战壕。经过几个小时的激战,终于冲上山头消灭守敌,攻进了吉安城。1931年春,我们在萧大鹏带领下前往永新、莲花、安福一带开展土地革命,打仗取得多次胜利。‘富田事变’后,红20军番号被取消,剩下的2000余人进行了分编。我被编入红三军团3师9团,这个团后又改成红三军团4师12团,我也从通讯班班长成长为一名机枪手。”

王承登说,那段时间,部队从江西打到福建,又从广东打回江西,不停转战。“1931年,攻打会昌县城那仗也很不容易,花了近一个月时间,因为它三面环水、地势险要。我们从南门口挖地道,接近城门楼。当时,敌人在城楼上部署了一个排的兵力,居高临下射击。我们没有大炮,就想办法,把600多公斤的炸药装在棺材里,披麻戴孝,乔装成办丧事的人,接近城门时,引爆炸药,把城墙炸开一道口子,然后成功冲进城。”

说起1934年广昌保卫战、驿前战斗之后的长征,王承登激动地站起来朗诵:“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他说,他至今还记得湘江边的枪弹像雨一样不停地下。“身边是敌人的碉堡,天上是敌机不间断的轰炸。为了掩护大部队渡江,我们天还没亮就一直坚守在战斗一线。我们团断后,敌人紧追不舍,机枪班奉命进行掩护。我们向敌人猛烈扫射,把敌人火力吸引过来,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倒下了,我也负了伤。很幸运,最终我还是摆脱了敌人,追上了部队。”

3、“过草地时我陷进泥潭,是两个战士救了我。”记者谢东琳摄.jpg

△王承登说:“过草地时我陷进泥潭,是两个战士救了我。”

“长征一路太艰难。我们机枪班有一挺重机枪,扛机枪得5个人:枪架子15公斤,两个人扛;枪身也有15公斤,两个人扛;枪管9公斤,我自己扛,加上手榴弹、子弹、挖工事的铁锹以及行军包,我负重至少25公斤。过草地时,我一脚踩入泥潭,水很快就淹没过腰,路过的两名战士躺在泥地上拉了我一把,才让我死里逃生。我满脚是疮,咬着牙、忍着痛,终于走完了长征。”这一路靠的是什么?王承登说,靠的是硬骨头,靠的是顽强意志和革命信仰。

8、王承登在“最后的红军”口述史采访团红旗上签名。记者谢东琳摄.jpg

△王承登在“最后的红军”口述史采访团红旗上签名。

9、王承登含泪向着远方敬礼。记者谢东琳摄.jpg

△王承登含泪向着远方敬礼。

王承登是193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已有80多年党龄。“战争在我身上留下了多处永久的印记,同样难以磨灭的,是那些艰难岁月里的坚贞、忠诚和信仰……”王承登说,哪怕风云变幻、岁月漫长,信念从无更改。(本文图片均由记者谢东琳摄)

上一篇: 7已经到顶了 下一篇: 【最后的红军】红军洗衣队里的“姊妹花”

用户评论: 恭喜!你是第一个留言者!


兴国情缘
在线交流40905509  电话:15970899111 邮箱:40905509@qq.com 微信公众号:xgjjw123
声明: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若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即刻删除。本网会员的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你投资理财的依据。
赣ICP备16003193号
投稿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