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县·烈士县·模范县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将军名录 将军名录 | 将军情缘 | 史海钩沉

 

【最后的红军】曾广昌:我是长征路上的卫生队长

 

加入时间:2017-12-01  点击:259  ·双击自动滚屏· [字体: ]

曾广昌,1915年出生,兴国县崇贤乡太平村人,长征老红军,上校军衔,现居住在吉安军分区干休所。1929年参加共产主义儿童团;1932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在宁都青塘后方第二医院当看护生;1933年,瑞金红军卫生学校学员;长征时,红一军团2师4团卫生队长;1936年12月入党;到达陕北后,历任八路军120师359旅718团医生、乌丹军分区卫生处处长等;新中国成立后,历任中央军委公安后勤卫生部医政科科长、山东济南第6野战医院副院长等,至1968年12月退休。享受正师职待遇。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前不久,“最后的红军”口述史抢救性纪录工程采访团启动第二阶段工作:赴外地采访赣南籍老红军。兴国籍长征老红军、上校曾广昌,居住在吉安军分区干休所。百岁高龄的他,除有点耳聋、腿脚患风湿性关节炎外,依旧精神矍铄,声音洪亮,记忆力很好。

满脸笑容的曾老,热情地招呼记者们在客厅里落座,满怀激情地讲述起苏区时的革命往事。“我出生在兴国县崇贤乡太平村一个贫苦家庭,经常吃不上饭,就别说上学了。1929年,红军来了,打土豪分田地,还组织我们参加儿童团、去列宁小学上学。第一篇课文我还记得,是新编三字经:‘天地间、人最灵,创造者,工农兵,男和女,都是人,一不平,大家鸣’。除了上学,我们还要列队操练、站岗放哨查路条、查烟禁毒、破除迷信。1932年8月,崇贤区太平乡扩红一个连到兴国补充团,我瞒着家人偷偷报名当了红军。当时,因年龄偏小,我被分到宁都青塘后方第二医院当看护生。”

1933年初,曾广昌被选送到位于叶坪洋岗下村的瑞金红军卫生学校学习。“我很幸运,竟然能跟医术高明的傅连暲、李治等老师学习,并在中央红色医院见习。校长傅连暲本是教会办的福建汀州福音医院的院长,当时他应毛主席的邀请,放弃每月400大洋的优厚待遇,将医院搬往瑞金,将自己的所有积蓄全部捐献给党,创办了中央红军第一个正规医院和中央红色医务学校。他是个有名的再世华佗,救过很多红军领导人的命。”曾广昌笑着说,傅校长不但教他们医术,还教英文,英文字好难记!

“长征开始时,我们这批刚毕业的学生跟着中央卫生部走,经常见到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领导人。到湖南后,我们就被分配到各战斗部队。我是在红一军团2师4团卫生队,担任卫生队长。红4团是2师的前卫,也是中央红军长征队伍的先遣团,每场战役伤亡都很严重。为顺利通过湘江,我团奉命占据了敌军进入湘江的咽喉要地觉山。面对敌人飞机的轰炸、十几个团的总攻,我团将士英勇战斗一天,终于守住了阵地,但伤亡严重。看着伤员们血流满身,我心如刀绞,带着卫生员一一给他们包扎上药,整个晚上都没合眼。其中一名头部、胸腹部都被炸伤的伤员是我的兴国老乡,我一边抢救一边喊着他的名字,可他还是牺牲了!”

曾广昌擦拭着眼泪说,湘江战役是打得最苦、红军牺牲最多的一次战役,江水都被红军战士的鲜血染红了。他忍不住向干部团团长陈赓申请,要去上前线参战,可陈团长不同意,说党培养一名红军医务人员不容易,一定要发挥技能,像傅院长那样全力保障好红军的医疗,为提高红军战斗力作贡献。

“作为一名卫生队长,最痛苦的就是没药!土城战役时,红4团与敌军进行了反复对峙和白刃战,有三四十个重伤员需要锯胳膊锯腿。可我们没有麻醉药,连消毒的酒精也没有。我只能用从土豪家中灌来的烧酒为伤员消毒,同时让伤员喝醉,醉后进行手术……那半个月,卫生队员们忙得连背包都没离开过肩,实在困乏就坐着打个盹。”曾广昌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动情地讲述着,双眼顿时湿润了。

“翻越雪山时,我被抽调去收容队,对掉队的伤病员进行急救处理,并对沿路牺牲的战士进行身份确定和登记。过草地时,我一直在后面。我在烂泥潭旁救了一位同乡战友,他患了水肿,没力气走路,我就一直搀扶着他,还每天把袋里仅有的一点点炒米面分一半给他,他也把一块油布分了一半给我,可挡雨御寒。就这样,我们相拥着跌跌撞撞前行。就在离走出草地还有3天路程的时候,他还是没坚持住,牺牲在草地上。当时我哭得十分伤心,如果能熬过这3天多好呀……”

走出草地后,曾广昌因右腿溃烂引发高烧不退,到达宁夏固原县清集大庄时,被组织安排到一户姓张的群众家里养病。“当时虽然与当地群众有了深厚的感情,但要回到部队这个念头一直在我脑海中。病好些后,我就去寻找部队,途中给人放过羊,做过短工,学过木匠,还讨过饭,吃尽了苦头。终于有一天,遇上了寻找失散红军的小分队,才回归部队。”

曾广昌说,他一辈子跟着党走,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服从党组织的安排。1951年,曾广昌在中央军委公安后勤卫生部医政科担任科长,后来调入山东济南第六野战医院担任副院长。“长征留给我们最宝贵的精神财富,就是中国共产党人和红军将士用生命和热血铸就的伟大长征精神。”临别时,他对采访团全体成员如此说道。(○记者谢东琳 整理)

上一篇: 《最后的红军》曾广香:我家是“全家红” 下一篇: 老红军王承登:一颗子弹穿过我头部

用户评论: 恭喜!你是第一个留言者!


兴国情缘
在线交流40905509  电话:15970899111 邮箱:40905509@qq.com 微信公众号:xgjjw123
声明: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若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即刻删除。本网会员的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你投资理财的依据。
赣ICP备16003193号
投稿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