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县·烈士县·模范县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将军名录 将军名录 | 将军情缘 | 史海钩沉

 

袁光兰:弹片在我额头“安家”了

 

加入时间:2017-12-10  点击:1228  ·双击自动滚屏· [字体: ]

袁光兰,1918年9月出生,兴国县崇贤乡人,长征老红军,上校军衔。1930年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并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5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参加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历任战士、宣传员、班长、指导员、团政委、邢台军分区政治部主任、省军区“五七”干校副政委、邢台军分区顾问等职;享受正师职待遇;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现居河北省邢台军分区第二干休所。

太行山脉南段东麓,有个叫邢台的地方。这里,有一位热心的红军爷爷,共为部队、厂矿、学校作革命传统教育报告100多场。无论是为灾区捐款,还是为希望工程、贫困山区捐赠衣物,生活节俭的他总是积极参加。他,就是来自赣南、走完了长征全程,参加过平型关战役、鲁南反“扫荡”和孟良崮、济南、淮海、渡江、西南剿匪等战役的老红军袁光兰。

听说老家来人了,躺在床上休息的袁光兰立即起身,热情地与“最后的红军”口述史抢救性纪录工程采访团成员一一握手。袁老的眼神明亮,脸上始终充满笑容,非常慈和。他说,自12岁入伍他就一直在部队,转眼八九十年过去了,但在老家的往事仍历历在目。

“我家是在兴国县崇贤乡霞光村,小时候家里很穷,我很小就去给地主家放牛割草,经常挨饿、受冻、挨骂。我10岁那年,当地党组织联合革命军举行了崇贤暴动,消灭了恶霸地主。第二年还成立了红军独立团。1930年春,兴国成立了县苏维埃政府,颁布了《兴国土地法》,我家有了田地,我也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不久,红六军从我家门前经过,我就跟着部队走了。当年7月,攻打吉安的时候,红六军改为红二十军。1931年7月,红二十军的番号取消,我整编去了红七军。1933年,红七军又被改编为红三军团第五师,然后进军福建,先后占领归化、清流、泉上、朋口、连城等地,使闽北、闽西苏区连成一片。9月,我们奉命返回赣南参加第五次反‘围剿’作战。”袁老说,因年纪小,不论部队番号如何变,战友们对他的称呼“红小鬼”始终没变。

5.png

△袁光兰穿上正装敬礼。

“1934年10月,我们红三军团经历了大小10余次战斗后,从石城保卫战撤离,经观下、屏山开往宁都固村一带进行整顿、补充和军政训练。两天后,从固村出发,经固厚、长胜等地向于都集结,开始战略转移。”记者问起长征途中哪场战役印象最深,袁老说,湘江战役、会理战役和翻越雪山都令他刻骨铭心。

6.png

△袁光兰在“最后的红军”口述史采风团红旗上签名。

“红三军团在长征开始时为右路前卫,至湘江战役变为左翼,一直与红一军团担当主力,肩负着突围挺进、保卫党中央的重任。湘江战役时,上有敌机,前有重兵和大炮,但我们率先突入广西,控制了界首渡口。为守住阵地,我们与敌军持续作战3天3夜,今天敌军占住山头,明天我们又把它夺回来。最后,我们虽完成了守卫任务,但在惨烈的拉锯战中付出了惨重代价。湘江水都是红的……”说到这里,拄着拐杖的袁老一动不动,沉默了许久,眼睛湿润了。

2.png

△袁光兰讲述完湘江战役,沉默了许久,眼睛湿润了。

“湘江战役后,师部撤销,我从师部政治部调到第十三团。二渡赤水后,抢占娄山关、重夺遵义城,我们都取得了胜利。会理会议后,我们开始担当后卫,阻击尾追之敌。会理会议召开期间,部分红军主力休整,我们红三军团一直在围攻会理。会理县城分内外两城,城内敌军不仅武器弹药充足,而且还有飞机助战。围攻了7天,最终我们还是放弃了。在敌机炸弹的攻击中,我左眼受伤,失明了。”袁老摸摸额头,告诉记者,脑门中间这一处往外鼓,是因为有一块小弹片在这里“安家”了。

1.png

△袁光兰指着脑门说,会理战斗时的炮弹皮在这里‘安家’了。

说起爬雪山,袁老苦笑着说:“翻越夹金山前,很多战士都没见过雪山,包括我。白茫茫的世界,其实并不美好,越走越感到空气稀薄,呼吸困难。当时我们穿的还是单衣,还有人打赤脚。到半山腰时有些战士实在走不动了,一坐下去,就再也起不来了。当时,我还身负重伤,被炸伤的左眼裹着绷带,脑门上还有没取出来的弹片,走起来力不从心,领导和战友都很照顾我。军团长彭德怀对我特别关心,他看我实在走不动了,便跳下马,把缰绳递给我:‘小鬼,来,骑上马走!’说着,一把就把我抱上了战马。我哪里能让彭老总走着,自己骑马呢?我说什么也要下来,最后彭老总只得让我拽着马尾巴走。就这样,我拽着彭老总的战马,顺利地爬过了雪山。”

3.png

△袁光兰说他拽着彭老总心爱的战马,顺利地爬过了雪山。

袁老说,到达陕北后,他成了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之后被编入八路军一一五师,随部队渡过黄河,与日军作战,参加了平型关战役、鲁南反“扫荡”等战斗。“这是在鲁南作战中挂的彩。”他挽起左右裤腿,两个腿上的伤痕清晰可见。袁老说,多少战友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这点伤不算什么。

7.png

△袁光兰指着小腿说:“这是在鲁南作战中挂的彩。

8.png

△袁光兰的双腿都受过伤,行动不太方便。

抚今追昔,袁老感叹道:“长征,不仅仅是二万五千里的路程,也不仅仅是两年的跋涉,那是一群勇士承担起了中国未来的历史重任!岁月永远掩盖不了长征路上的革命英魂,后人一定要记住他们,一定要珍惜今天的好时光。” (记者谢东琳 文/图)

上一篇: 【最后的红军】王道金:为保卫遵义会议而战 下一篇: 《最后的红军》曾广香:我家是“全家红”

用户评论: 恭喜!你是第一个留言者!


兴国情缘
在线交流40905509  电话:15970899111 邮箱:40905509@qq.com 微信公众号:xgjjw123
声明: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若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即刻删除。本网会员的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你投资理财的依据。
赣ICP备16003193号
投稿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