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县·烈士县·模范县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将军名录 将军名录 | 将军情缘 | 史海钩沉

 

【最后的红军】王道金:为保卫遵义会议而战

 

加入时间:2017-12-16  点击:1463  ·双击自动滚屏· [字体: ]

王道金,1915年5月生,兴国县崇贤乡人,长征老红军,上校军衔,现居遵义。1930年8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历经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历任红3军团4师11团侦察排长、红一方面军供给部政治指导员、八路军120师718团指导员、警卫8团1营副政治教导员、警卫1团直属部队政治协理员、144师供给部政治委员、中共遵义地委副书记等职。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遵义会议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一次重要会议,是红军长征中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近日,“最后的红军”口述史抢救性纪录工程采访团前往贵州省遵义市,采访兴国籍长征老红军、遵义会议期间参加保卫工作的王道金。很不巧,当日王老身体状况不太好,遵义市人民医院特区病房的医生只给我们短暂的探视、采访时间。

“遵义的夜景是不是很美?我还记得,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遵义时,整个遵义城仅国民党的司令部有一台柴油发电机,一到晚上全城都黑漆漆的。你看看,现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王道金躺在病床上,和老家来的记者握手后开门见山地说。

“1915年5月,我出生在兴国县崇贤乡东富村一个贫苦家庭。我14岁那年,红军来了,打土豪分田地,我家也有了自己的田地。那时候,我很崇拜红军,他们铺路搭桥、挑水插秧都抢着帮老百姓干,让我知道了共产党是穷人的党,红军是老百姓自己的军队,劳苦大众要想过好日子,只有跟党走,跟红军走。15岁那年,我报名参加了红军!离家时,母亲把一双布鞋穿到我脚上,另一双递到我手里,说穿上保儿打胜仗,还千叮万嘱,叫我要好好干,别想家。然后,她和父亲一起送了四五里路,流着泪和我告别。当时,我以为不用很久革命就能胜利,回家团圆。没想到,待我返家时已是23年后,看到的只是父母的坟。”

王道金用浓郁的家乡口音讲述道,他第一次开枪打敌人,是在中央苏区第二次反“围剿”战斗中。一见敌人,他就开枪。“有没打到敌人,自己也说不清楚,20发子弹,一下就打没了。这时才想到,要是再遇到敌人不就麻烦了?后来,跟着部队到处打仗,慢慢就有了些战斗经验。第五次反‘围剿’期间,我参加了20多次战斗,曾两次负伤。1934年秋,红军开始战略大转移。这时,我已是红3军团4师11团的一名侦察排长。”

“长征时,红4师是先锋,师长洪超在突破信丰境内第一道封锁线时就不幸牺牲,然后由张宗逊接任。湘江战役时,国民党军队围追堵截,天上还有飞机轰炸,场面相当惨烈。我们红4师赶到后,立刻按师长张宗逊的部署行动,10团驻守光华铺,正面阻击从兴安来犯的国民党桂军;12团守渡口东岸南面的渠口;我们11团则接防桂黄公路西面石门及西北地域。5天激战,10团团长沈述清和继任团长杜仲美相继牺牲,我所在连队100多人只剩下30多人,我带领的侦察排只剩下几个人……烈士们的鲜血染红了滔滔江水。最终,我军虽突破了国民党重兵设防的封锁线,渡过湘江,粉碎了蒋介石围歼红军于湘江以东的企图,但湘江战役应该是长征中最残酷的一战。”回忆起80多年前的事,王道金依然记忆清晰,激动不已。

1935年1月7日,红军到达遵义。对于王道金来说,遵义会议具有特别的意义。“当时,我是红3军团4师11团警卫连连长,为保卫党中央在遵义顺利召开会议,我连驻扎在城南10多公里处南白镇的一个山头上,监视和阻挡贵阳、金沙方向的来犯之敌。南白镇是遵义城区的南大门,周边三岔镇、苟江镇、三合镇、石板镇进城都经过这里。连续3天,我们警卫连数次打退敌人的偷袭。”王道金回忆,首长彭德怀得知遵义会议开会首日防务前线遭遇敌人几次偷袭的消息后,第二天一早便赶到南白山头一线来亲自指挥布防。他说,这可是生死存亡的关头,红军几乎所有的领导人都在遵义城,你们的防务甚至比任何一场与对手面对面的战斗都重要。“当时是寒冬腊月,天寒地冻的,我们大多只穿着两件单衣,空中又飘着细雨,衣服湿了,冰冷刺骨,但我们丝毫不敢松懈。晚上我们就找点稻草或苞谷秆铺一下,就地休息,不敢脱衣服睡觉,必须确保一有情况就立即拿枪战斗。”

回忆这段历史,王道金说:“遵义会议,我是‘参加者’,又是‘局外人’。遵义会议之后,我跟随部队在贵州转战了几个月,对这里产生了很深的感情,所以上世纪50年代末,响应中央关于部队支援地方建设的号召时,我从部队转业,选择来到当时还很贫穷的贵州,从此扎根遵义。我和遵义,真的有缘!”

“自15岁参军那天起,部队就是我的家,战场就是我的学校。遵义会议后,红军一改颓势,四渡赤水河、巧渡金沙江、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爬雪山过草地,终于胜利到达陕北。是什么力量可以让红军用脚走完两万五千里的征程?如果没有持久坚定的信念,没有战胜一切困难的意志,没有随时准备牺牲的勇敢,没有人能走完这么漫长的征程。现在,不管是脱贫奔向全面小康,还是努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不都是新的长征吗?”王道金说,我们信念坚定又何惧路漫长……

告别时,王道金高兴地向采访团敬了个军礼。他希望家乡的媒体多宣传苏区精神和长征精神,激励更多的人把苏区干部好作风和红军长征精神传承发扬下去。(赣州晚报 谢东琳)

上一篇: 【最后的红军】两位兴国籍老红军忆长征 下一篇: 袁光兰:弹片在我额头“安家”了

用户评论: 恭喜!你是第一个留言者!


兴国情缘
在线交流40905509  电话:15970899111 邮箱:40905509@qq.com 微信公众号:xgjjw123
声明: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若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即刻删除。本网会员的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你投资理财的依据。
赣ICP备16003193号
投稿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