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县·烈士县·模范县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将军名录 将军名录 | 将军情缘 | 史海钩沉

 

华侨出身的开国中将,苦守琼崖冯白驹的得力助手,我党最早的援越军事顾问

 

加入时间:2019-02-21  点击:307  ·双击自动滚屏· [字体: ]
华侨出身的开国中将,苦守琼崖冯白驹的得力助手,我党最早的援越军事顾问

文/章世森

在将星璀璨的人民解放军队伍中,有这样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他本是贫寒子弟,早年漂泊南洋,在举目无亲的异国他乡艰难度日,尝遍了生活的苦头,受尽了资本家的欺辱。后来,他步入革命道路,毅然回归故园,从此金戈铁马、南征北战,经历了烽火连天的峥嵘岁月。他一生中几度出国,或为求生存,或为求深造,或为求胜利,是我军为数不多的同时拥有海外工运、求学和打仗经历的高级将领,在数十年的革命生涯中铸就了不朽的功绩。1955年9月,他被授予中将军衔,成为人民军队将军谱上一颗耀眼的明星。他的名字叫庄田,一位从普通华侨工人成长起来的解放军高级将领。回望他的人生传奇,让我们探寻人民军队那段苦难辉煌的奋斗历程。

南洋寻梦,奔走异国他乡踏上革命道路

当20世纪的历史卷轶翻过最初几页时,中华大地正处在水深火热民不聊生的困境之中,偏居南方一隅的孤岛琼崖(今海南省)也不例外。许多农民迫于生计,纷纷背井离乡,外出谋生。1906年11月19日,庄田(原名庄振凤)出生在琼崖万宁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虽然小庄田天资聪颖、勤奋好学,成绩总是名列前茅,但因家庭贫困,还是早早地辍学了。

1925年秋,19岁的庄田跟随同乡一起漂洋过海,辗转来到了新加坡。当时的新加坡是英国的殖民地,殖民主义者正加紧开发掠夺那里的资源,从中国东南沿海贩卖了大批“猪仔”充当劳工。起初,庄田被介绍到一家英国人经营的橡胶厂做工。工头见他年轻力壮,便将最重、最累、最脏的活儿分配给他。他从不挑剔,总是任劳任怨,工作也干得十分出色。但这里不仅劳动强度大、工作条件差,资本家还经常强迫加班加点,无缘无故吹毛求疵,稍有不顺就破口大骂,甚至拳打脚踢,完全不顾工人死活。庄田看在眼里,内心十分愤恨。他看不惯工头的骄横跋扈,经常保护那些遭受无端打骂的工友,结果被资本家开除了。后来,他又好不容易在荷兰人经营的货轮上找到一份烧锅炉的工作。熟料,天下乌鸦一般黑。他起早贪黑,一天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但稍有怠慢,还是会遭到船主的打骂。面对惨淡的生活和残酷的现实,庄田陷入了沉思。原本他听说新加坡是一个淘金的地方,但现实中阶级划分很鲜明,贫富差距那么大,简直堪比人间地狱!

这时,同船一位叫黄宜敦的老工人主动走近庄田,他是中共轮船公司地下党支部书记。他开导庄田说:“新加坡是英帝国主义统治下的殖民地。淘金是资本家的特殊权利,他们在金子堆里打滚,滚来滚去是黄金;而工人阶级和各阶层人民是没有这个福分的。”并启发他道:“我们还要有革命理想,并为实现这个理想自觉地努力奋斗,这才是有工人阶级觉悟的表现。”黄宜敦的一番话,令思想混沌的庄田茅塞顿开,并由此对政治形势产生了浓厚兴趣,逐渐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思想觉悟也得到了迅速提高。1926年3月的一天晚上,一场别开生面的入党宣誓仪式在轮船码头上一个秘密据点举行。在十多位海员党员的见证下,庄田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员。

不久,黄宜敦奉调到岸上搞兵运工作,庄田接任中共轮船公司地下党支部书记。1927年“五一”节到来前夕,中共香港海员工委指示,要在这一天领导香港和新加坡等地海员工人,举行声势浩大的反殖民主义大罢工,年轻的庄田担任海上罢工总指挥。受命之后,他立即着手准备。他组织海员工人俱乐部,积极宣传革命道理,充分激发大家的革命热情,培养了一批海员工人骨干。罢工如期举行,这是新加坡海员工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行动,迫使资本家无条件地接受了海员工人提出的要求,也使殖民主义者内部矛盾更加尖锐,并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浴血奋战,历经千难万险最终百炼成钢

1930年12月初,庄田受党组织派遣,赴苏联莫斯科步兵学校学习。他非常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发奋苦读、广泛涉猎,在政治上和军事上大大开拓了视野,成为全连外国留学生中的尖子之一,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以各科全优的成绩提前毕业。

翌年11月,庄田和几位同学秘密回国,到达上海,见到了主持中央军委工作的周恩来。周恩来向他们介绍了中国革命战争的新形势,并赋予他们一个任务——到苏区当教员。其时,红军部队迅速发展,革命根据地不断扩大,迫切需要大批能文能武的干部骨干。庄田等人虽然缺乏实践经验,但还是坚决服从组织决定,“决心努力完成党交给的光荣任务”。很快,他们就启程奔赴江西瑞金,那里正是中国工农红军军政学校所在地。

新环境、新工作,庄田的人生旅途掀开了新的一页。起初,他被分配任排长。他放下架子、俯下身子,既当教员、也做学员,一边向大家传授从苏联学到的先进军事知识,一边向来自各地的红军指战员请教实战经验。同时,他还根据红军的作战特点和实际需要,帮助大家学习掌握各种战术手段和原则。由于教学效果明显,很快得到了校长刘伯承和其他领导的赏识,并连连获得提升。

为适应愈发严峻的斗争形势,1933年春,中共中央决定成立一个模范团,并专门发布训令,规定每隔3个月选调优秀的干部战士来参加训练。庄田被任命为团政治部主任,协助团主要领导组织实施中革军委的作战计划。此时,蒋介石正集结重兵,分三路对中央苏区发动第四次“围剿”。中革军委决定由叶剑英统一指挥红军独立师和模范团,在福建清流地区组织一次进攻战役,以钳制敌军。庄田奉命参加指挥作战。

4月中旬,战斗正式打响,在红军官兵的英勇抗击下,敌军2个师被打得溃不成军。一天上午,不甘失利的敌军又派2个营的兵力向我发起反击。我军占领有利地形,集中火力猛烈射击,打得敌人抱头鼠窜、狼狈不堪,不得不躲进附近的水稻田里负隅顽抗。叶剑英见此情景,心里乐了,因为敌人已全部暴露在我军的枪口之下。他把庄田叫到身边说:“你看,这些敌人都是大笨猪,根本不懂防御,水田又不是湖泊,算什么障碍!你说这一仗该怎么打?”庄田毫不犹豫地答道:“首长,让我带一个营上去敲他一下吧!”于是,他带领一个营兵分两路,一路绕到侧翼,在旱地佯攻;一路正面迎敌,在水田主攻。佯攻开始不久,敌人就掉入圈套,庄田一声令下,主攻部队立即冲了过去,敌人顿时乱作一团,很快就被悉数歼灭。这次战斗获胜后,庄田会打仗的故事传开了,大家不无赞叹地说:“想不到政治干部也会打仗!”

1933年6月,中革军委命令红军部队进行整编。由瑞金模范师、中央警卫团、东南战区模范团和第1军团教导队组成第1军团第3师,直属军委领导,庄田被任命为该师政治部代主任。部队整编后,进行了一段时间的休整和训练。彼时,蒋介石调集50万兵力,亲自坐镇南昌,指挥发动了对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围剿”。大敌当前,情况异常严峻。而此时,“左”倾冒险主义正占据着统治地位,红军部队遭受了很大的损失。但第3师在庄田等人的领导指挥下,众志成城、同仇敌忾,与敌人进行了殊死搏斗,取得了一系列大大小小的胜利。

1933年冬,第3师奉命到建宁以北地区对敌展开阵地反击战。部队艰难跋涉、转战千里,终于从闽西到达了赣南。这时,敌军已分路逼近红军,一场恶战终究不可避免。一天,敌军2个师向我阵地方向开进。庄田奉命到驻守前线的2个团指挥战斗。他来到前沿防御阵地后,认真观察每一处敌情,细心检查每一个工事,并要求官兵抓紧完善行动方案,仔细研究作战计划,精心布置了一个消灭敌人的“大口袋”。

华侨出身的开国中将,苦守琼崖冯白驹的得力助手,我党最早的援越军事顾问

◆1937年2月,毛泽东、朱德在延安与庄田(后排左二)、杨成武(后排左一)、陈赓(后排左四)等人合影。

夜幕渐渐降临,战斗准备工作全部就绪。当敌人走进埋伏圈后,战斗终于打响了。幽静的山谷升腾起一簇耀眼的火光,枪炮声把山谷震得天崩地裂。庄田站在阵地前沿,仔细观察和分析敌人的一举一动,命令部队集中一切火力,狠狠地打击敌人。红军战士憋足了劲,将连日来的愤怒全都发泄出来,敌人很快就招架不住死伤一片。

此时,第1团团长向庄田请示是否发起冲锋。庄田刚准备下达命令,但转念一想,假如敌人还有增援兵力,那么这个时候发起冲锋必然就会吃亏。于是,他派人到前方探明敌情。果然,敌人另一个团已靠近我前沿阵地,正准备发起攻击。庄田立即命令道:“马上做好准备,再打它一个措手不及。”增援的敌人越来越多,庄田巧妙地看出了其中破绽,当即改变作战计划,采取直插敌中、分头消灭的方法,先集中兵力攻打一部分,再攻打另一部分,最后聚而歼之。红军战士按照他的命令,迅速冲出阵地,直插两路敌军之间,先打左侧一路,后打右侧一路。不多久,敌人就狼狈地往后撤退了。此时,隐蔽待机的第2团官兵犹如天兵空降,在敌人后退路上将其团团包围。红军战士一鼓作气,痛打落水狗,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就全歼了敌军。这场名为“建宁以北山地歼灭战”的战斗由此光荣载入我军史册。

此后,庄田又参加指挥了泰宁、新桥阵地反击战和朋口战斗等一系列战斗。长征开始后,他调任红9军团第8团政委,率部与围追堵截的国民党军浴血奋战,掩护中央红军主力和中共中央机关通过国民党军的层层封锁线。延安时期,庄田被选调到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即“抗大”)学习深造,毕业后留校工作,为抗日战争培养了大批优秀干部骨干。1940年1月,党中央决定成立考察团,对陕甘宁边区抗日根据地进行全面调查研究,庄田被任命为团长。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带领考察团跋山涉水,走遍了边区的角角落落,掌握了丰富的第一手资料,为党中央和中央军委提供了重要决策依据,受到周恩来等领导人的表扬。

琼岛烽烟,带领琼崖军民勇夺抗战胜利

随着全国抗战进入战略相持阶段,琼崖地区的对敌斗争也逐渐转入低潮。1940年9月初,庄田等人秘密渡过琼州海峡,来到了中共琼崖特委驻地美合根据地,与琼崖地区党政军领导人冯白驹等会面。不久,他被任命为中共琼崖特委常委、琼崖抗日独立总队副总队长,从此开始了琼崖岛上的革命生涯。

从延安到琼崖,不仅是南北之间地域的跨越,而且意味着一段艰难征程的开启。庄田决心稳健走好第一步,下功夫搞好调查研究,尽快熟悉当地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等情况。此时,国民党顽固派正倒行逆施,不断制造反共摩擦,并在美合根据地周围部署大批兵力,企图制造事端,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庄田等人冒着生命危险深入到琼文地区进行考察,不仅深入了解当地的民社情,还全面掌握了敌我情况,为日后领导琼崖抗日游击战争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40年底,琼崖地区暗流涌动、剑拔弩张,国共两党之间的斗争逐步进入了白热化的程度。12月15日,琼崖国民党保安部队副司令李春农率3000余顽军,分5路向美合根据地发动进攻。战斗打响后,敌人先头部队遭到我军的顽强阻击,一时间进攻受阻,难以越雷池半步。庄田分析,顽军长途奔袭,不可能是孤军一路,除了正面之敌外,两侧必有迂回部队,如果专打一路,过早暴露火力,或将造成被动。于是,他强调“要稳住,在摸清情况之前,不能轻举妄动”,并命令部队依托防御工事阻击敌人前进,掩护特委和总队机关安全转移。

华侨出身的开国中将,苦守琼崖冯白驹的得力助手,我党最早的援越军事顾问

◆庄田回忆录《琼岛烽烟》封面。

事实正如庄田所料。天亮以后,顽军从各方越集越多,发起了全面进攻。此时,庄田见掩护任务已经完成,便下令部队开始反击,并指挥唯一的一挺机关枪,时而点射,时而连发,不断变换着位置,把敌人打得抬不起头来。李春农恼羞成怒,命令敌全部火力一齐朝着我阵地猛烈攻击。一时间,子弹穿梭、尘土飞扬,战场上一片昏天暗地。危急时刻,庄田亲自跑上前去指挥作战,战士们情绪高涨,战斗打得越来越激烈。这时候,另两路顽军从西南方向猛插过来。战场形势急转直下,敌众我寡、敌强我弱,如果坚持作战,恐将遭受失利。庄田果断决定迅速撤出战斗,转移到附近的山林里,继续与敌人周旋。他带领部队转战崇山峻岭,利用树大林密的优势,采取飘忽不定的战术,与敌斗智斗勇,不断地消耗着顽军的有生力量。

美合根据地失守后,琼崖特委和总队部领导机关及其主力部队转移到了琼文根据地。但国民党顽固派亡我之心不死,继续派顽军尾追而来,实行封锁包围,妄图将我一网打尽。情势危急,中共琼崖特委专门召开会议、研究对策,决定集中主力进行抗日反顽斗争,以巩固琼文根据地,发展全琼抗日战争形势。

不久,顽军集结保安团2个连和琼山县1个游击中队,向琼崖特委和总队部机关奔袭而来。1941年3月12日拂晓,顽军第8连和游击中队进入罗蓬坡地区。此地东西两面是翠绿的稻田,正南面是一片漫坡地,正北面是一片低洼地,一条牛车道贯穿南北,两旁的漫坡上长满了矮壮的海棠树和酸果树。

特委决定由庄田指挥作战,庄田十分认真地部署作战计划:以2个中队在罗蓬坡地区设伏,展开正面迎击;以1个大队在罗蓬坡南面待机,实施迂回侧击;再以1个中队占领附近高地进行阻击,以1个中队编为预备队以备战时急需。战斗部署完毕,天色已经微亮。战士们隐蔽在丛林里,全神贯注地等待敌人到来。

当浓雾渐渐散去、太阳冉冉升起之时,一支穿着花色军衣的顽军队伍趾高气扬地朝我开来,战马呼啸、沙尘滚滚,好不气派!当敌人进入我伏击阵地时,庄田瞅准机会,驳壳枪一举,大声喊道:“打!狠狠地打!”严阵以待的战士们立刻迸发出排山倒海的吼声,用力将一排排子弹射向敌人,将一颗颗手榴弹投向敌群。敌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完全被打蒙了,如困斗之兽般猛打猛冲,拼命想撕开一个缺口逃命。但我军官兵哪肯轻易松手,在庄田的指挥下集中火力实施连续打击,根本不给敌人任何喘息的机会,坚决地守住了阵地。半个多小时后,战斗胜利结束,顽军全部被歼灭。

这次战斗,击毙敌连长及其部下50余人,伤、俘100余人,缴获轻机枪2挺,长短枪30余支,是琼崖抗日独立总队进行战略转移以来,与顽军作战取得的第一次较大胜利,大大地提高了根据地军民的信心和决心。此后,琼崖抗日军民在冯白驹、庄田等领导指挥下,又接连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从7月初至10月底,共袭击、伏击日伪军20多次,拔除了10多个日伪军据点,有利地扭转了琼崖斗争的艰难局面。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猖獗的日本侵略者提出,要把海南岛建设成为南太平洋上“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他们一面抓紧开发掠夺战略物资、修建各种军用设施,一面加快推进“扫荡”“蚕食”,妄图“三个月内”消灭琼崖抗日独立总队。琼崖抗日战争进入最困难最残酷的时期。

1942年5月至10月中旬,日军先后调集6000余人,组成上百个“讨伐队”,兵分数路侵入琼文抗日根据地腹地,进行更加残酷的“蚕食”“扫荡”。在这种情况下,庄田等人提出了内线与外线作战相结合、独立总队主力与地方武装相结合、军事与政治斗争相结合的主张,领导根据地军民开展了“坚壁清野”斗争,并给进犯之敌以迎头痛击。他指挥部队采取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广泛开展独立自主的游击战,先后袭击、伏击日伪军76次,拔除据点21个,歼其400多人。琼文根据地反“蚕食”、反“扫荡”斗争终于告一段落。

华侨出身的开国中将,苦守琼崖冯白驹的得力助手,我党最早的援越军事顾问

◆庄田回忆录《琼岛烽烟》插图。

1943年秋,庄田率部挺进乐万地区,在以六连岭为中心的琼东南抗日根据地坚持斗争。昔日的六连岭风景秀丽、物产丰饶,经济富庶、交通发达,有着重要的战略地位。但日本侵略者每到一处都实行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将美丽富饶的六连岭变成了“抬头见岗楼、无村不戴孝”的悲惨境界。

庄田下定决心扭转这一被动局面,重新凝聚力量,展开对敌斗争。他带领同志们分头深入各地广泛宣传,动员广大群众重振革命信心,重返斗争第一线。同时,他还亲自带领一支部队挺出山外,寻机歼灭敌人。经过一番实地考察后,他们选择在六连岭北部的南边岭设置伏击阵地。庄田派一支小分队在距敌一里多路的村庄进行游击骚扰,并故意散布信息,引诱敌人出动。日军闻讯后果然喜出望外,以为发现一块“肥肉”,立即全副武装跑出据点,一路跟着我军追击过来。庄田见日军“上钩”了,命令部队做好战斗准备,要大家“沉住气,等敌人全部进入‘口袋’后才开枪,绝不让一个敌人跑掉!”

当日军全部跑进我伏击阵地后,庄田一声令下,丛林中一窜窜怒火喷射而出,顿时枪林弹雨倾泄如注,日军很快就一命呜呼了。指挥作战的日军中队长见势不妙,慌忙躲到一块大岩石后面想负隅反抗,结果被我军埋设的一颗石雷炸得血肉横飞。

这一仗打出了我军军威,极大地鼓舞了大家的革命斗志,根据地群众奔走呼号:“我们的队伍又打回来了,我们又有出头之日啦!”此后,部队迅速扩大,根据地得到巩固和发展,逐渐渡过了最困难最黑暗的时期,同时有力地配合了琼东北、琼西和琼南等地区的抗日斗争,为我军挺进五指山、建立中心抗日根据地创造了有利条件。

逐鹿南疆,转战粤桂边区领导武装斗争

抗日战争结束后,民族危机得到解除,国共矛盾日益突出,琼崖革命斗争又面临着新的历史考验。l945年10月,蒋介石派国民党第46军渡海抵琼,抢占日遗物资,强夺胜利成果,并妄图取消琼崖纵队。翌年2月,国民党军以5个团的兵力,分成4路向琼崖解放区大举进攻,琼崖内战全面爆发。

不久,庄田代表特委赴香港同国民党当局谈判,但几经周折后仍谈判未果。形势险恶,中共广东区委决定其暂留香港。1947年4月,庄田被派到粤桂边领导武装斗争。当时,驻扎在粤桂边区的是广东南路人民抗日解放军第1团,该团于当年5月奉命撤到中越边境活动,后转到越南整训。庄田受领的任务就是到越南整编这支部队。期间,法国侵略军向越南根据地发动了大规模进攻。庄田旋即被派到越南国防部担任高级军事顾问。他帮助越南军队组织军事训练,培养战斗骨干,还积极协助越南国防部负责人武元甲开展对法斗争,取得了伏击法军“王牌军”第1营、歼敌400多人的胜利。

华侨出身的开国中将,苦守琼崖冯白驹的得力助手,我党最早的援越军事顾问

◆1946年,庄田作为琼崖纵队全权代表赴香港同国民党当局谈判时在香港的留影。

1947年10月,庄田率部回国,返回粤桂边区,与在该地区坚持斗争的南路人民武装会合,建立粤桂边革命根据地。这里山高林密、河流纵横,道路崎岖、交通不便,是敌人统治势力较为薄弱的地区,且有很好的群众基础,早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就是邓小平领导创建的左右江根据地的组成部分。庄田指挥部队利用有利地形,灵活开展游击战争,四处袭击敌人,不断取得胜利,有力地推动了整个桂西地区革命形势的迅猛发展。

1948年3月中旬,国民党军和地方武装2000余人,对粤桂边区进行“围剿”。庄田留下一小部分队伍坚持斗争,率主力跳出包围圈,挺进到外线作战,发展革命新区。10月,部队在渡南盘江时,遭国民党军阻击,战斗未能打好,损失了一些部队。短暂休整后,庄田又率部向位于滇东南部的开广地区前进,与在原地坚持斗争的独立大队会合。部队立足未稳,但国民党军已调集2个团的兵力由南向北“围剿”过来。

庄田仔细分析了敌情,要求每个人都要“从思想上充分做好打仗而且是打恶仗的准备”。他派出经验丰富的侦察员深入敌统区查明敌情,同时带领大家深入一线勘察地形,研究作战计划,部署战斗任务,并结合战场实际传授作战指挥经验。

华侨出身的开国中将,苦守琼崖冯白驹的得力助手,我党最早的援越军事顾问

◆庄田在云南率部战斗途中。

此时,已进入11月中旬的桂滇黔边,早晚略带几分凉意,但白天却骄阳似火。庄田率领主力采取“蘑菇战术”,在方圆几十里的游击区域内,同尾随追击的敌人盘旋打转,搅得敌人晕头转向、疲惫不堪。此时,我独立大队和武工队按照庄田的作战部署,在附近的拉沟塘山地构筑好了工事,做好了伏击敌军的准备。这里谷深林密、山高地险,敌人往返必经之处,正是打伏击战的好地方。

拂晓时分,侦察员报告:前方发现国民党军一路纵队1000余人,正向拉沟塘山地缓慢开进。这群敌人长途行军奔波,早已人困马乏、举步维艰,此时勉强着前进,也是懒懒散散、松松垮垮。战士们左等右等,但敌人还是迟迟未能入瓮。好久好久,敌人才缓慢钻进我伏击圈,积压在战士们心中的怒火立即燃烧起来,手榴弹和子弹朝敌人的头上打去。霎时间,整个山谷犹如火山爆发,一条条火龙从丛林中喷射而出。

这一仗,除少数敌人侥幸逃脱外,大部敌人被歼灭,取得了我人民武装挺进桂滇黔边区以来的首次胜利,一扫之前渡江失利的阴霾。此后,部队按照庄田的部署,利用有利地形和人民群众支持的条件,采取声东击西、忽南忽北、即打即离的游击战术,先后袭击了西畴、董比等据点,迫使国民党军分散兵力,陷于被动挨打的境地。

1949年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桂滇黔边纵队成立,庄田任司令员,部队发展为8个支队,共3万余人。当人民解放军以横扫千军如卷席之势,相继解放南京、上海、南昌、武汉等城市后,国民党残余军队猬集于华南和西南地区,负隅顽抗,幻想着卷土重来。大批保安部队配合国民党正规军,向桂滇黔边纵队发动了大规模“清剿”。

华侨出身的开国中将,苦守琼崖冯白驹的得力助手,我党最早的援越军事顾问

◆1977年,庄田在广州白云机场迎接前来视察工作的叶剑英元帅。

10月上旬,国民党第89、第26军部分主力组成东、西、南三路大军,向我根据地发动进攻,企图寻找桂滇黔边纵队主力决战。庄田认真分析敌情后,决定采取游击战与运动战相结合的作战方法,集中主力打击孤军深入的分散之敌,歼其一部或一路;实行重点分散,广泛发动民兵游击队和群众,坚持游击战争,确保盘江两岸交通线的正常运行;以一部深入敌后打击敌人,摧毁地方反动政权,并发动政治攻势,瓦解敌军。根据这一部署,庄田率部在盘江北岸与敌对决,将敌第26军部分主力打得溃不成军,取得了歼敌近千人的胜利。待敌军合拢而来时,庄田又率部放弃守地,转移到另一地寻找弱敌,再集中优势兵力将其消灭,在短短半个月中就歼敌4000余人,国民党军的“清剿”计划被迫宣告破产。

建国后,庄田先后任云南军区副司令员、总高级步兵学校副校长、海南军区司令员、广州军区副司令员、顾问等职,曾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85年7月,他被批准离职休养,亲笔撰写了《琼岛烽烟》《逐鹿南疆》等革命回忆录,参与组织编写出版《琼崖纵队史》《桂滇黔边纵队史》等,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1992年4月25日,庄田因病在广州逝世,享年86岁。

来源《党史博采》

上一篇: 哈佛教授:不容置疑!历史在不断证明毛泽东的正确与伟大! 下一篇: 为什么毛泽东在多数人同意枪决许世友的时候要救他,还在牢里对他摘帽鞠躬?

用户评论: 恭喜!你是第一个留言者!


兴国情缘
在线交流40905509  电话:15970899111 邮箱:40905509@qq.com 微信公众号:xgjjw123
声明: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若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即刻删除。本网会员的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你投资理财的依据。
赣ICP备16003193号
投稿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