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县·烈士县·模范县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兴国将军 将军名录 | 将军情缘 | 史海钩沉

 

官田兵工厂的创建

 

加入时间:2021-02-26  点击:259  ·双击自动滚屏· [字体: ]

 ★ 吴汉杰(兵器工业档案馆供图)

作者信息:吴汉杰,1897 年生,湖南长沙人,1928 年 1 月参加湘南起义,任宜章县苏维埃政府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工农革命军第三师供给处处长。同年 4 月,随军上井冈山,历任红二十九团辎重队队长、二十八团士兵委员会秘书、红四军军需处处长、军委总供给部财政处处长。1931 年 10 月,奉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指示, 担任江西官田兵工厂厂长。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广东省财政厅副厅长、粮食厅厅长、监委副书记等职。

在红军初建的艰苦年代,我们的武器都是从敌人那里缴来的。每打一次仗,缴获的武器总是拿都拿不了。有时只好把枪机卸下来装进衣兜里,多了就串起来背上,枪杆让俘虏或老乡扛下来。这些杂牌枪支经过这么一折腾, 枪杆和枪机对不上号,不是装配不上,就是零件残缺不全,不修理是不能用的。1931 年以后,战争的规模越来越大,红军队伍不断发展,需要的武器就更多了。蒋介石这个“运输大队长”给我们送来了大量枪支,却没有送给我们一座修械厂。这就“逼”得我们不得不自己动手了。

1931 年 9 月,红军粉碎敌人第三次“围剿”,最后一仗歼灭了韩德勤部,缴获了大批枪支。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命令我去兴国的白石乡收集枪支,并就地筹建一座修械厂。我是个外行,有点儿发愁。但是,闹革命嘛,再难也得干。

我领着六七十个工人,带着几把锉刀、钳子,办起了修械厂。不到 20 天,收集了五六千支破旧步枪,同时,修好了一部分。接着,军委命令我们与江西省工农民主政府的修械所和三军团的修械所合并。10 月,在兴国县莲塘区的官田成立了中央军委兵工厂。

三个单位合并,管理人员和工人增加到了 250 名,工具也多了 20 多倍, 有 200 多把锉刀、100 多把老虎钳子、4 座打铁炉。可是,这些家什用起来很不顺手,尤其困难的是缺乏技术知识。我们的工人大都是农民出身,虽然也有木匠、铁匠,还有原来在国民党部队当过军需的。但是,多数人没有修过枪,不少人甚至还没有摸过枪哩。现在要他们修理各种枪支,这不是赶着鸭子上架吗?

摆在我们面前的困难这么多,但谁也没有说不干了。每当我跟同志们谈起技术困难时,他们总是笑眯眯地说:“好好学呗!”有的还打趣地说:“厂长呀,依我看哪,除了生孩子,咱们啥都学得会。”

★ 1931 年 10 月,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于江西兴国县官田村建立的第一个中央兵工厂旧址(兵器工业档案馆供图)

由于大家都有掌握技术的强烈愿望,一股学技术的热潮迅速在全厂掀起来了。我跟大家商量,让懂技术的人教,不懂技术的人学。大家纷纷表示:教的一定好好教,学的一定好好学,并提出一个口号:“虚心学、快快学;我们多流汗,阶级兄弟少流血!”这时正是寒冬腊月,北风呼号,但大家好像忘掉了寒冷,许多人常常是丢下饭碗就跑去干活;夜里没有灯,就摸黑研究技术,躺在床上,还讨论着怎样找窍门。

不久,大家就初步掌握了技术,将修好的步枪一批又一批地送上了前线,我们心里真有说不出的高兴。可是,没过多久,恼人的事又发生了:我们修理过的枪支有好多不能用,—打不是弹钩坏了,就是撞针断了。大家看着退回来的废品,急得火烧火燎的。枪修不好,影响了红军的战斗,这是我们的耻辱呀!一天,饭菜端上来好久,仍不见工人们来吃,我便跑到工作室, 一看,大家都在叮叮当当地修理退回来的枪支哩!

他们说:“厂长,不把坏枪修好吃饭都不香!”我好不容易才把他们赶去吃饭。

饭后,我跟大家仔细检查退回来的武器,终于把毛病找了出来,原来是淬火没有掌握好火候。我们就组织有经验的工人给大家示范,把制成的零件烧红后在一种药水里浸一下。为了提高产品质量,我们还制定了产品质量检查制度。修好的枪,又送到了前线,这次全部合格了。胜利的消息不断传来, 我们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劲头更大了。

1931 年 12 月,红军消灭了寻乌和会昌两县几个土豪劣绅盘踞的据点,征集了 30 多名修枪工人。1932 年 4 月,红军攻克了福建省漳州,又缴获了张贞部的修械厂,动员了 20 多名工人来厂,还带来了两部车床、一台 30 匹马力的发电机、—个鼓风机,还有一批汽油和原材料,这是我们兵工厂的无价之宝。我们很快把机器安装好。机器轰隆轰隆地开动了,大家都高兴地跳起来,来看热闹的老乡们也欢天喜地说:“红军兵工厂有机器了。”接着,上级又从奉天(今沈阳)兵工厂调来了地下党员韩日升、郝希英、刘广臣,他们都是造兵器的熟练技工。工厂的技术力量大大加强了,机构也作出相应调整,成立了机器组、修配组、打铁组、木工组、皮革组。从此,我们不但能修理歩枪、机枪、驳壳枪,而且还可以修理迫击炮,甚至制造步枪了。

前线不仅需要枪,而且更迫切地需要子弹。于是,军委又命令我们在兵工厂中建立一所造弹厂,我们立即进行筹备。没有技术人员,就派人到闽西根据地造弹厂学习。他们不但教会了我们派去的四个人,还调给了我们四个技术工人。缺乏原料,就派人四处收购。当地群众听说红军要自己造子弹了, 纷纷把从战场上拣来的弹壳送到造弹厂,我们很快就收集了 20 多万斤。另外,又在广东省大埔,江西省赣州、吉安近郊,设立了秘密采购站,购买做火药用的白药(洋硝)、硝酸、棉花和做子弹底火用的铜皮等,并在根据地内收集破铜器、铜钱作为弹头原料,自己打铁砧、铁锤、锉刀等造弹工具。一切筹备好了,造弹厂开工了。

我们造出第一批子弹后,兴冲冲地跑进山林里试验,结果却使人大失所望:有一部分子弹弹头出了枪膛就横着走,打不准又打不远,还损伤枪的来复线。大家急得团团转,拿着子弹仔细研究,连吃饭、走路都在琢磨毛病出在哪里。

毛病终于找出来了,原来是用铜铸成的弹头,手工锉得不圆滑,有大有小,不端正,又没有经过严格检查。于是,我们做了弹头量具,逐一检查, 终于和闽西根据地造的子弹一样可用了。后来,有个工人献计,弹头不用铜 铸,改用铜币冲成圆壳,内灌铅锡,质量更提高了。前方同志们满意地说:“我们自己造的子弹也不比白军的洋子弹差哩!”

旧的困难解决了,新的困难又来了。敌人对根据地的封锁越来越紧,我们买不到汽油,机器不能发动了。而这两部机器是我们修理枪炮大零件所必需的,又是造弹厂制造手工工具的母机,决不能让它们停着。我们就造了个大水轮,利用水力来驱动。造子弹发射火药的重要原料——硝酸买不到,我们就把腐朽的木头磨成粉末,和白药配成火药。经试验,子弹的效力没有降低,成本反而大大降低了。做底火的铜皮用光了,我们就用弹壳打成薄铜片来代替。就这样,我们将翻完的子弹一批又一批及时地供应给了前线。

这时,兵工厂分两个厂:—个是修枪厂,一个是造弹厂。造弹厂有200多工人,都是根据地的男女青年,他们为了支援红军多打胜仗、多消灭敌人, 提出与修枪厂工人进行劳动竞赛。两厂的工人你追我赶,生产更加红火了。

5月的一天,上级要我们造手雷和地雷。我传达了上级的命令后,全厂同志积极响应,对这种新的“订货”很有兴趣。原料是生铁和土硝,江西根据地内有很多,我们很快就收集了一大批。接着开工铸弹壳,造火药,在弹壳内装上火药,还掺些碎铁片,安上发火机。几天功夫,第一批手雷和地雷出厂了。经试验,一颗20多斤重的地雷,可以把周围三丈远的树木炸断或炸伤。大家的情绪更高了,于是又招收了一批会铸锅、造土火药的工人和木工,扩大了厂房,大量制造。从这以后,制造手雷(木柄式和麻尾式)和地雷就成为我们造弹厂的突击任务了。

在党的领导下,红军官田兵工厂就这样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地建设起来了。我们一共修配了4万多支步枪,生产了40多万发子弹,修理了 2000 多挺机枪、一百多门迫击炮、两门山炮,还造了 60000  多枚手雷、5000 多个地雷,这些武器弹药装备了红军,对打击敌人、赢得革命战争的胜利起到了重要作用。


来源:中国兵器人才学院  作者:吴汉杰

上一篇: 他,腰缠十三根金条,却宁可乞讨度日 下一篇: 萧华将军的红色家风

用户评论: 恭喜!你是第一个留言者!


兴国情缘
在线交流40905509  电话:15970899111 邮箱:40905509@qq.com 微信公众号:xgjjw123
声明: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若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即刻删除。本网会员的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你投资理财的依据。
赣ICP备16003193号
投稿中心